26/05/2017

全球糧食問題的根源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李怡

    李怡

    1936年生,1956年開始寫作及編輯生涯,至今逾50年,任《七十年代》(後改名《九十年代》)總編輯28年。50多年來不間斷地在報刊寫小品文和政論,編輯和寫作均秉持忠於自己、質疑權貴、就事論事、不怕獨持異見的原則。近年有《細味人生100篇》《閱讀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三本新書。

    不定期更新

    一分鐘閱讀

  當全球糧食生產率不斷成長,為何飢餓仍是揮之不去的夢魘?前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官員忍足謙朗認為,飢餓原因不是糧食生產不足,也非天災,而是人類永無止境的衝突。

 

  忍足謙朗是日本人,但也是世界人,在世糧署(WFP)工作了二十五年,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在世界各地衝突地區「發送食物」。

 

  最近他到台北演講,談當前世界的糧食安全問題。談話刊在台灣《天下》雜誌620期。他說:「今年聯合國公布的南蘇丹、也門、索馬里、北尼日利亞四個饑荒地區,有兩千萬潛在人口在挨餓,原因都是『衝突』。」

 

  「飢餓」是人類的古老問題。英國作家帕特爾(Raj Patel)在2008年出版的《糧食戰爭》一書曾提出,人類今日糧食生產總量,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刻,全球十分之一的人口過於肥胖,卻也同時有超過十分之一的人口在挨餓。

 

  世糧署統計,過去二十年糧食生產率的成長比人口成長速度還快,足夠七十億全球人口所需。然而,目前有八億人在飢餓中,其中高達五億在亞洲、兩億在非洲,每年有三百萬個五歲以下的孩童死於飢餓,但媒體都沒有報導,忍足謙朗稱之為「沉默的緊急狀態」。

 

  他說:「和發展項目的工作不大一樣,糧食救援看得到、摸得到,可以直接幫助貧苦飢餓的人們。如果我們沒有將食物送到,人們會死。」

 

  但是這份工作也充滿危險。一九六一年世糧署成立以來,從遭遇自殺攻擊到運送過程發生意外,有近百位工作人員殉職,忍足謙朗自己都有遇難的心理準備。

 

  天災、戰亂、貧窮、營養不足等都是造成糧食不安全的原因。看盡人類各式飢餓,忍足謙朗深深體會,「衝突」才是當代糧食問題的根源。

 

  災後重建通常需要6個月,但戰爭往往持續20、30年,雖然過去100年天災造成的死亡人數,和20年來的飢餓人數都少了一半以上,科技進步下,糧食產量也足夠,但忍足謙朗對聯合國訂立2030年達到零飢餓率的目標持保留態度,「因為人類的衝突不會消失。」

 

  忍足謙朗有多次和游擊隊、叛軍首領交涉的經驗,其中以03年的蘇丹達爾富爾(Darfur)最為難忘。這是本世紀第一場屠殺,被稱為最嚴重的人道事件。為了要將食物送達兩百萬需要的人們手中,他和政府與叛軍交涉,說服他們協助將物資送到150個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

 

  作為人道工作者,中立和公正是基本價值,選擇救援的唯一標準不是政治立場,而是哪裏有飢餓。但政治還是無所不在,國際政治的複雜情況,讓世糧署常無法抵達某些地方,譬如有塔利班游擊隊的阿富汗。

 

  「衝突為人們帶來高昂代價。」世糧署一年有60億美元預算,80%的資源都給了戰亂地區,光是敘利亞的國內及海外難民救助,就花了世糧署超過10億美元。

 

  亞洲糧食安全的主要問題還是貧窮和天災;營養不良問題則是北韓和東帝汶比較嚴重;印度和中國的飢餓人口雖然很多,但政府已有能力處理,世糧署僅會給予技術支援,協助建立救災系統。

 

  幫助飢餓,每個人都可以盡力。忍足謙朗說,「我們要盡量避免『那些地方離我很遠,我不能做甚麼』的想法。」

 

  本文摘自香港電台第一台 (FM92.6-94.4) 李怡主持的《一分鐘閱讀》。該節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並存載於港台網站 (rthk.hk)。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