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1/12/2009

歐洲選擇了逃避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歐洲總算選出了自己的領袖,歐洲最終都不能選出一個真正的領袖。
2009年11月19日,歐盟各國選舉比利時首相范任培(Herman Van Rompuy)為首任全職總統,歐洲有了一位可以和歐巴馬、胡錦濤平起平坐的代表。可是在筆者看來,歐洲選出這麼一位總統,其實是選擇放棄擁有一位可以與歐巴馬、胡錦濤平起平坐的自己的代表。
比利時人范任培,在歐洲大陸之外幾乎沒有人知曉。他在治理比利時上有一定的行政能力,廣受當地選民歡迎。但是此公的國際認知度幾乎為零,國際經驗也幾乎為零。
沒有經驗並不可怕,工作本身就是積累經驗的最佳途徑。德國總理默克爾出身於東德,從政前是一位物理學家。不過這並沒有妨礙她領導歐洲第一大國,而且在金融海嘯和失業高企時能夠再次當選。
問題不是在范任培的能力或者經驗,而是他所賦予的權力。歐洲之所以矚意范任培,並將另一位候選人、前英國首相布萊爾排擠出局,恰恰是因為各種政治勢力不希望在國家權力之上,再出現統一的歐盟機制、出現強勢的領袖。一個強勢的領袖,可能損害大國的既得利益,可能成為區域內新的主導力量,這是德、法為首的歐盟國家不願意接受的。
全球政治格局在迅速地變化。從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到G7,再到G20,凸顯出經濟實力的此消彼長,凸顯出政治影響力的此消彼長。而且歐洲在全球化進程中落後於美亞,經濟增長乏力、社會負擔沉重、企業求變不足。曾經幾度創造人類輝煌文明的歐洲,進步的步伐越來越沉重,發展的動力不足,國際影響力也日漸消退。面對「不進則退」的逆境,以「求變」為競選綱領的默克爾、薩科齊、貝魯斯柯尼紛紛上位。同時多國通過里斯本協議,以統一歐盟政體破題,加強歐洲的競爭力和國際影響力。
歐洲當選總統/總理的改革承諾,早已在危機中飛到九霄雲外去了。這次統一政治機制的嘗試,也啟動伊始便縮水不已。在歐洲諸侯眼中,一個強勢的邦聯領袖帶來的是威脅,而不是改變與機遇。這就決定了無論是范任培,還是李任培,王任培,誰當歐盟總統都不過是擺設,充當的不過是二十七個國家之間的協調人、斡旋者。歐洲選出的是將董事會意見整合起來的董事長,而非強勢主導公司運作的CEO。
在日益沉淪的經濟、社會中,歐洲擁有一次振作、改變的機會。不過它選擇了繼續過去的老路,選擇了任用一個傀儡作領袖。美、中政治經濟勢力在崛起,新興國家在奮進,在大國政治進入2.0版本時,歐洲決定以不變應萬變。(陶冬)

本文原載於今週刊,為個人觀點,並非任何勸誘或投資建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