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8/09/2016

香港面對新的政治生態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隔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2016年香港的立法會選舉已塵埃落定。這次選舉投票率是回歸後的新高,達58.28%,投票人數為 2,202,283,說明港人已再不能被形容為「政治冷感」,湧現年輕一代的投票者,更多了年輕一代參選的新面孔。

 

  本屆議會共選出70個議席,其中35席由地方直選,另外30席由功能組別產生,剩下5席則由所謂「超級區議會」產生。這場選舉是香港2014年「佔中」運動後首次的大型選舉,對觀測香港政治情勢走向顯然具有指標作用。

 

  表面上看,若如傳統區分,將議會分成建制派與非建制派,則今屆選舉結果,建制派與非建制派的整體議席比例與上屆相比,並沒有大改變。但細心分析,就會發現這種傳統的二分法已屬過時。香港如今已面對一種新的政治生態,產生了不同政治取向的政治光譜,令香港今後的政治爭拗會更趨凌亂和激烈。

 

  先說傳統上的所謂非建制派,有評論說這一派的結構已呈現「碎片化」,意思即是四分五裂。以一向被視為非建制派的民協為例,民協的現任立法會議員馮檢基,轉戰新界西尋求連任失敗。加上隨著去年區議會選舉落敗,他一下子成為「雙失議員」,同時民協副主席譚國僑再次在今屆選舉於九龍西落敗,民協已被打回原形做地區政團,在立法會已無席位。

 

  除了馮檢基,多名本屬非建制派的資深議員,例如工黨的李卓人、何秀蘭,又如熱普城的黃毓民,都紛紛落選。反而因「佔中」運動後才成立的一些新生政治團體,首次參選即奪得6席,其中更包括「票王」朱凱迪,搶奪了原屬非建制的泛民派席位。

 

  而泛民派本身,其內部已有些分裂成激進派(例如社民連和人民力量),而那些泛稱為「本土派」的新生力量,包括青年新政、熱普城、眾志黨和今次的三名獨立當選人,他們的政治主張似乎仍是模糊不清,有些像真「港獨」,也有些似假「港獨」,有些表明不屬港獨的「自決派」。他們有的似是激進,卻不左傾而是保守,那豈不是變成極右派的法西斯?

 

  至於所謂建制派,雖說仍有40席,民建聯仍可作為「最大黨」,但所佔比例已比以前減少,且第一代領袖已大部分退下,是否能面對新的政治形勢有待考驗,且它與新界原居民組成的「鄉事派」之間的不和,似乎仍未解決。當然,建制派「碎片化」的程度並未如非建制派嚴重。

 

  不過,這些新生力量若與傳統的非建制派協調得不好,也很難在議會守住三分之一票數(即24個議席),來對抗建制派要強行通過的法案。但也許他們會在議會採取更激烈的抗爭手法,令特區政府的施政更棘手。

 

  無論如何,這次選舉,不論是屬於哪個陣營,都出現了新面孔,呈現世代交替的作用。長江後浪推前浪,不少選民,特別是青年,相信都已厭倦了舊面孔,對新人充滿期待。新生力量之中,當選的羅冠聰年僅23歲,游蕙楨25歲,朱凯迪39歲,而劉小麗也不過是40歲。

 

  新一代的當選人也許難免迷惘,但他們畢竟是香港戰後第一場真正由群眾選出的政治新星,所欠缺的只是從政經驗的歷練,也許假以時日,隨著政治智慧的增長,他們會為選民帶來新的希望。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