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7/02/2024

危地馬拉變天,新總統親華外交背後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翠容

    張翠容

    張翠容,資深新聞工作者,亦是著名的女戰地記者,專注國際新聞採訪及評論;曾服務於中西媒體,隻身跑遍中東地區、歐亞及拉丁美洲等地。著作計有《行過烽火大地》、《中東現場》、《拉丁美洲真相之路》、《地中海的春天》和《歐亞現場》等 ;分別獲人權新聞獎及多個好書獎。

    容我世說

    每周更新

  中美洲多年來本是親台北基地,但隨著近年左翼陣營在選民求變心切下逐一重返政壇,上台後他們面對最大的挑戰就是經濟,因此北京便被他們視為最大的經濟助力。過去數年來從尼加拉瓜到洪都拉斯等,紛紛「變節」,轉和北京建交。而剛上任履職的危地馬拉左翼新總統阿雷瓦洛日前宣布,在保持和台北的關係之同時,希望與北京建立更緊密的經貿關係,大家好奇這會否很快導致該國全面棄台。目前危地馬拉是台灣僅餘的12個邦交國之一。

 

  無論結果如何,我們有必要先了解阿雷瓦洛和其所領導的危地馬拉。如果說阿氏因經濟靠向北京,倒不如看看他是否因要擺脫美國的影響,而要尋找強大的夥伴來作靠山。事實上,拉美左翼和中國也有歷史淵源。

 

 危地馬拉雖是中美洲最大經濟體,但發展落後,近年有大量國民非法湧到美國。(Shutterstock)

 

  我們認識危地馬拉這個中美洲最大的國家,可能是透過近年該國有大量非法移民湧到美國邊境,帶動同樣陷於經濟困境的中美洲各國老百姓跟隨以身犯險,製造了一幕幕的大遷移,不僅震動美國,也令國際媒體大肆追蹤報道。

 

  拉美陷經濟危機,除由於當地極為嚴重的貪腐現象外,當地人民也歸咎於美國的「門羅主義」,視拉美為其後園而盡情剝削。就以危地馬拉為例子,筆者多年前曾前往當地採訪,走到首都危地馬拉城,一個城市,分成多個世界,第一區多罪犯流連,第四區則是吸毒者的基地,兩個地區都可以看到不少警察和軍人持槍巡邏。

 

  危城現在面對的問題,就是毒品與槍枝氾濫。一位危城第三十九電視台的記者表示,這是戰爭的後遺症。有不少前軍人戰後失業,於是加入保安行業,但他們仍掌有槍枝來源,同時用槍亦非常隨便,令暴力難消。36年的內戰,徹底把危地馬拉變成一個充滿暴力、神經兮兮的國家,內戰的噩夢仍然纏擾不斷。

 

  事實上,危地馬拉最為人所詬病的,就是36年的內戰和不斷交替的軍人獨裁政權。自1821年獨立以來,一個接一個軍人執政,過程裏偶有出現有心推動改革的開明派領導人,但統治壽命都不長,一個政治風暴湧來,便連人帶改革的努力一起捲走。其中的開明派莫拉桑(Francisco Morazan)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大刀闊斧實行一系列改革,惟觸動當時的封建貴族、大地主和保守天主教教會的利益,引發有關利益集團的叛亂,叛亂得以成功,實有賴於英國和美國背後大力支援 。

 

   危地馬拉長時間由軍人政權掌政,並曾經歷長達36年的內戰。(Shutterstock)

 

  莫拉桑倒下,連他在位時致力維繫的中美洲共和國聯邦(Federation Republic of Central America) 也一併倒下,自此中美洲分裂成多個小國。同樣的個案不斷上演,美英直接或間接一手把危國推入黑暗時代,目的是要確保危國作為美英政治經濟「後院」的角色。

 

  另一個經典的例子,是民族愛國左翼總統阿本茲(Jacobo Arbenz Guzman),與美國聯合水果公司等壟斷危國資源的既得利益外資集團之間的角力,最後還是逃不過美國中央情報局和當地保守勢力聯合發動的軍事顛覆,飲恨而終。

 

  阿本茲的下台,把危地馬拉推進漫長的內戰中。1982年,當時的總統Jose Efrain Rio將軍推行臭名遠播的「變色地球」(Scorched Earth)政策。他是福音派基督徒,與美國關係密切,他打出反共和反左翼游擊叛亂的旗幟,借機清洗超過400個瑪雅裔原住民村落,20萬瑪雅人遇害和失蹤,10萬難民逃往墨西哥。

 

  到了2009年3月,危地馬拉政府才公開當年700萬個軍方秘密檔案,讓歷史逐步曝光。與此同時,美國的國家安全資料庫(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也公開了國務院情報及研究部門有關那場大屠殺的檔案,顯示當時危國軍方由美國培訓反叛亂技巧,並預先知道他們要進行屠殺。

 

  為回應這一場大屠殺,當年有四個游擊隊組織合組成「危地馬拉全國革命團結黨」(URNG),企圖以聯合力量,擊退獨裁的暴力政權。直到現在,已是一個合法政黨。

 

  聯合國屬下的歷史釐清委員會,在內戰結束三年後,做了一個18個月長的深度調查,把結果彙集成報告,題為「沉默的記憶」(Memory of Silence),證明危國36年的內戰,以及內戰所造成的人權傷害,美國正是共犯。

 

阿雷瓦洛當選總統後,致力擺脫美國的影響。(AP)

 

  阿雷瓦洛的父親原來是危地馬拉首任民選左翼總統,結果在位期間就遭到了美國的政治脅迫。為了把親美的總統推選上位,美國對阿雷瓦洛的父親百般發難,最終這位老總統四處流亡,在流亡中逝世。那麼,我們便明白阿雷瓦洛為何要擺脫美國的影響。對於美國而言,當然希望保住危地馬拉和台灣的邦交關係,但阿雷瓦洛立刻表示危地馬拉是個主權國家,有其自主的外交政策。佔危國一半人口的原住民瑪雅族選民早在大選前表示,希望阿雷瓦洛帶領國家走出美國的陰影,推動利民的大改革。

 

  如果危地馬拉最後也轉向北京建立邦交的話,小國伯利茲將是台灣在中美洲地區最後的盟友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訂閱有賞】訂閱健康好人生YouTube頻道 賞你etnet 30週年珍藏版2024年曆卡 + etnet精美筆記本!► 火速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師傅靈靈法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