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2/04/2021

【體罰子女(上)】一個虐兒母親的反思:終於明白兒子滿身傷仍啞忍,是出於無助!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若芊

    梁若芊

    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碩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學會院士。過去三十多年,曾任職於香港和加拿大的懲教部門、青山醫院門診部,及在香港大學先後主理輔導和學生事務之責。

    2021年終於進入半退休狀態,有限度私人執業和繼續參與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了!

    本欄逢周四更新

    心理攻防戰

  她判刑至今已經三年多了,漫長的日子在前面,不知何日才可重獲自由。不過,這一段日子,她的確作出一個深度的反省,審視一下自己為何會如此對待親兒。

 

  她因虐兒而被判長期刑期,在此都不想把那些體罰和責罵的情況詳述了。一言以蔽之,審判之時,大家都覺得孩子非常可憐,媽媽非常可怕。

 

  一切已成定局之後,她終於可以安靜下來,反思己過。且聽聽她的自述:

 

  「我想孩子乖乖聽話,好好讀書,不要貪玩,不要駁嘴。我想好好的教導他成為一個有用有禮的孩子。所以,我每次見到他的不當行為的時候,我就很憂心,很憤怒。一怒之下,我就打他罰他,直到我的情緒平靜一點才會停手。

 

  那時,我才發現兒子身上有很多傷痕,但他竟然一聲不響,不哭不動地呆站著。當時我不明白為何他會這樣,以為是他蠢鈍,以為他是硬頸不認錯,甚至以為他是心生不忿對抗我。於是我會罵他,指出他的不是。

 

  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他有這些反應是出於無助感,他既不能阻止或逃避我的責打,又怕愈哭愈吵我會更憤怒。所以他只好忍痛忍哭,等我停手。

 

  另外,我終於明白另一點,就是我的成長的影響。我是一個乖孩子,以乖巧聽話來得到爸媽的喜愛。所以我都希望我的孩子乖巧聽話,人見人愛。我一直以來都不明白為甚麼我是如此失敗的媽媽?」

 

  問:「你覺得這些背景如何影響你呢?」

 

  (下期續)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