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etnet專輯
    etnet專輯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5/03/2023

爆雷前夕的風景線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范強

    范強

    范強,資深新聞工作者。90年代任駐英國記者,專職採訪香港政權交接新聞。回港後長年從事國際、兩岸新聞的報道和時事分析。

    政經范局

  相較於2008年的雷曼事件,今次美國銀行業連環爆雷,公眾輿論反應有一個很大的差異:上一次,輿論主要集中於聯邦政府和金融機構對華爾街黑箱操作的監管不力;而這一次,民間要求監管的呼聲其實並不高,但陰謀論卻特別多。

 

矽銀敵不過擠提而爆雷(美聯社)

 
  躲在暗黑之中的陰謀論者們質疑,聯儲局平時持續有做銀行壓力測試,不可能不知道隨著基準利率快速上升,遲早會有銀行被壓垮。但是,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在上周赴國會作供時,卻猶如吃了誠實豆沙包,竟公開警告如果通脹數據繼續攀升,就不排除恢復加息50基點,狠狠砸碎華爾街那些憧憬美好未來的心靈。
 
一次主動而又精準的爆破?
 
  他們因此認為,拜登政府和聯儲局正在進行一次主動而又精準的爆破,實踐所謂大魚吃小魚的叢林法則,通過逼迫中小銀行爆雷,為華爾街大水漫灌的膿包放血,從而保「資本大魚」的萬全。陰謀論者甚至進一步認為,事件為市場流動的美元進行了完美的收水,正好為美國下一步推出數碼美元鋪路。
 
  然而就人就事,上述陰謀論在美國的政治和經濟現實中恐怕並不可行。無論是拜登總統還是其經濟班底中的主軸人物耶倫,都是親歷過2008年金融海嘯的決策級人物。拜登在2009年初出任美國首位奧巴馬的副總統;而耶倫則因為她在量化寬鬆政策方面的主張和經驗,受到奧巴馬的倚重,平步青雲升至聯儲局主席,為放水救災行動掌舵。

 

中國協助奧巴馬政府放水救市,結果惹禍上身(資料圖片)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上述各人不會不懂得華爾街的任何一次爆雷,都可能引發難以預測,且極其驚心動魄的後果。尤其是總統競選年逼近,白宮正試圖營造經濟軟著陸的風景線以利好選情,對拜登、耶倫、鮑威爾等人而言,只有防黑天鵝的如履薄冰,哪能有精準引爆的「雄才大略」?若然真的這麼勇敢,一旦像北溪爆破般被赫什(Seymour Myron Hersh)這類重量級記者來場大爆料,民主黨的選情必定撲直。

 

  陰謀論者同時還忽視了美國兩黨政治鬥爭的作用。共和黨目前已經因為控制住眾院,而在聯邦債務上限問題扼住了拜登政府的脖子,華爾街無論出現何種波動,都必定成為共和黨打擊拜登的新利器。那麼,拜登或民主黨犯得著為了拯救華爾街「大魚」,而甘冒犧牲自身選情之險?這不符合美國的兩黨選舉政治邏輯。

 

  《華爾街日報》的一則新聞,實際上曲線回應了陰謀論者的猜測。據報道,聯儲局事後考慮對中型銀行實施更嚴格的資本和流動性要求,並加強年度「壓力測試」措施,評估出現經濟衰退時銀行的抗壓能力。
 
  這篇報道透露了以下訊息:首先,它暗示今番爆雷一如2008年,仍舊是個別中小型銀行內部經營不善造成,因此不存在外部陰謀;其次,它承認聯儲局有進行年度「壓力測試」,但暗示有關測試出現漏洞,例如未能正確衡量經濟衰退的影響。因此也不存在聯儲局故意放大鷹,逼爆中小型銀行。

  
白宮凌駕聯儲局種禍根

 

耶倫曾指通脹只是短期現象(美聯社)

 

  值得一問的是,為甚麼這回陰謀論甚囂塵上?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聯儲局在過去兩任總統期間持續遭受政治壓力,導致坊間不再相信它仍能獨立而專業的處理問題。
 
  從職權分工上,聯儲局理應獨立於白宮決策權限之外,但現任主席鮑威爾在特朗普時代,為了配合新冠疫情下的刺激經濟政策,為貨幣寬鬆開綠燈;到了拜登時代,他為了配合所謂的「重建美好未來計劃」,又為貨幣寬鬆開綠燈。這導致聯儲局更像是在為白宮經濟政策護航,而不是準確反映美國的金融體系健康。
 
  此處還出現一個並沒有引起傳媒留意,實則在聯邦政府運作上頗為不妥的問題,就是耶倫在出任拜登政府的財長後,卻猶然如隱形聯儲局主席,甚至地位超然於其上。就算她是拜登班子的經濟政策沙皇,但財長與聯儲局主席也應各司其職,結果耶倫卻頻頻就聯儲局政策發表言論。
 
  記不記得她在上任之初頻頻安撫市場說,即使推行拜登的美好政策,通脹仍只會是短期問題?身為聯儲局主席的鮑威爾,反倒是跟著財長的嘴型走。在格林斯班,甚至是耶倫出任聯儲局主席的年代,會容許財長代聯儲局發言嗎?權力分工與制衡淪為虛設,華爾街的爆雷就很容易被猜測成白宮的政治陰謀。
 
  不管情願與否,鮑威爾連年為寬鬆政策開綠燈,結果通脹失控了,受罪的還是他自己。此君現在又要為白宮炮製通脹回落,經濟在拜登領導下軟著陸的曠世奇蹟,結果又被拜登政府自己拋出去的「回力標」打中了。

 
石破天驚狼來了
 
  回到2009年,奧巴馬入主白宮接過金融海嘯的爛攤子,給中國送上一頂G2的高帽,要北京出手相救。時任中國領導層對此其實很敏感,雖拒了美式高帽,但最後還是配合美國推出了4萬億人民幣救市計劃。這次放水在中國國內引發很大爭議,現任領導層其後提出「供給側改革」、「房子是用來住的」等等,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調整當年放水產生的一些負面影響。

 

鮑威爾在政治壓力下淪為白宮政策傳聲筒(美聯社)


  但在中美關係的層面上,中國這次放水還活脫變成了「農夫與蛇」的故事。美國要中國救市,就等同要承認中國在全球金融體制的份額,及人民幣的國際購買力;同時要接受中國在發展基建和「中國製造」崛起後日益主導的工業標準。
 
  於是,美國經濟底氣尚未從金融海嘯恢復,特朗普又發起了對華脫勾戰;到了拜登,又決定一隻手與中國「激烈競爭」,還同時插出另一隻手來「削弱俄羅斯」。結果盧布未倒下,華爾街先爆雷。
 
  去年年底,華府上下聯同一眾歐美盟友不約而同聲討北京,要求立即結束清零政策。怎料到,中國果然真的就瞬間解封了。地球經濟引擎重新全速轉動,油價、大宗商品需求上升。始料不及的是通脹壓力活血回歸,逼得白宮要再度釋放戰略石油儲備,於是就有了鮑威爾在美國作供的這一幕。
 
  與其說是搞陰謀,他此刻更似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拜登安插到聯儲局的鴿派大員布蘭納德,此時也已匆匆撤至白宮,留下鮑威爾獨自承受調控失誤的罵名。也許是因為一向對白宮唯唯諾諾,使得他低估了自己作為聯儲局主席的言論殺傷力;也許他試圖想喊兩聲「狼來了」,以促成CPI或就業數據的降溫。於是,他向議員們發出了不排除為利息重新提速的壯語。
 
  按照美媒的說法,一如聯儲局低估了銀行業在經濟衰退下的承壓力,此時矽谷銀行給客戶發了封信,指出本行銀根穩健,無需擠提云云;結果一言石破天驚,狼真的來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說說心理話》與你分享遭遇欺凌該如何應對 教你兩個方法輕易彈走負面情緒►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風水蔣知識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