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2/11/2021

冷戰競爭刺激了STEM教育?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鄧飛

    鄧飛

    香港立法會議員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

    飛常談

  近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提出一個很震撼的觀點:中國的高超音速武器測試非常令人擔憂,甚至已經接近於歷史上的「史普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許多評論的焦點都放在了這是不是意味著美國要與中國進行軍備競賽的角度,這一點筆者毫無異議,但卻對另一個角度更感興趣:冷戰競爭對教育特別是數學教育的刺激!甚至可以說,簡直是西方版的數學教育大躍進工程。

 

 

(iStock圖片)

 

蘇聯發射人造衛星,激發美國數理課程發展

 

  先說甚麼叫史普尼克一號Sputnik I(史普尼克Sputnik是俄語「旅行者」之意):這是1957年蘇聯發射的人類第一顆人造衛星,當即引起美國和西方國家巨大恐慌,紛紛反省是否自己的數理教育是不是出了大問題,從而導致西方在航天技術、火箭發射技術上比蘇聯共產國家集團落後了,史稱「史普尼克危機Sputnik Crisis」。當時美國總統艾森豪和行政部門趕緊制定一系列刺激數理工程學發展的政策,包括大幅改革中學數學課程,時稱「新數學New Math」課程運動。

 

  當然,從嚴格教育史角度來講,「新數學New Math」課程運動的淵源可能更早,因為這場課程改革運動歸根到底就是要把中小學(尤其中學)數學教育徹底現代化,融入更多當時的數學研究的新成果。蘇聯發射人造衛星只是一個刺激政府部門不得不加快制定新課程的導火線。「新數學New Math」是主張在基礎教育階段,把以集合論、符號邏輯、數論,甚至拓撲學為核心的新課程,取代舊有的以算術運算為核心的課程,抽象推理的難度大幅度增加。

 

  在美國和英聯邦「新數學New Math」課程運動影響下,作為殖民地的香港也自然受到影響。根據香港數學教育學會編撰的《香港近半世紀漫漫「數教路」:從「新數學」談起》所考證,1962年,香港大學率先向中學數學老師推廣「新數學New Math」課程運動。1964年,一所位於旺角東站的官立中學成為第一間採用「新數學NewMath」課程的香港中學。同年,殖民地政府教育司署成立專責委員會,準備在中五會考和中七高級程度會考A Level引入該課程作為公開考試內容。

 

  可是經過不到十年的教學實踐,從美國到香港教育界陸續發現這個「新數學課程」的流弊--難度太大以至於普及基礎教育可以說是不敷應付。美國在聯邦制度下,教育是州政府主導,各州各自調節。香港則是教育司署把新舊數學課程同時並存,舊的是課程甲Syllabus A,新的是課程乙Syllabus B,方便學校因材施教。但要注意,這裏的課程甲乙都是數學科,並不是指會考的附加數學科(Additional Mathematics),更加不是指英國語文科的甲、乙課程。在九年義務教育尚未落實之前,在香港修讀中學仍然是精英而非普及教育,因此即使難度較大的課程乙也還是能夠一定程度得到推廣。不過,隨著落實九年義務教育,中學教育變得廣為普及化,難度較高的課程乙已經是愈來愈少學校開辦。

 

  到了1983年,兩相調整,彼此靠攏,重新合併一科,作為普及中學教育必修的數學科。其實在二戰後,國際環境和本地社會的變遷,對香港中學教育的影響之廣,又豈止於歷史人文學科!箇中得失,不啻是本地教育史的絕好題目,對今天的課程改革和STEM教育的推行,更有實際的參考意義。從上述課程改革的非常短暫的歷程中,至少可以看到以下幾點經驗教訓:

  

  一,課程改革往往來自外部觀念甚至成配套內容的引入,但外來和尚未必好唸經,香港自己必須保持足夠的批判思維意識,包括對批判性思維教學本身,也必須保持足夠的批判意識;

  

  二,「新數學New Math」課程當初在美國也是強調,必須讓學生像原來科學家那樣去發現所要學習的結論,教師要在教學中盡可能引導學生自己去發現數學規律結論,像數學家那樣思考數學使自己成為一個發現者,從而激發學生對數學真正的興趣。結果事與願違,這個美麗的教學願景漠視了普及教育和基礎教育有自身的學習規律,漠視了課程內容的難度水平與青少年身心發展階段是否相適應。當我們希望學生去學習某類知識時,到底是直接學這門知識就可以了,還是真的要求學生「經歷」一回這門知識是如何從無到有而創造出來的過程,這樣做有沒有必要?

 

課程改革,須保持足夠批判意識

 

  三,今天全世界包括中國內地和香港,都在大中小學推動STEM教育,也就是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和Mathematics的跨學科學習。其中數學當然是科學科技的靈魂學科,沒有數學,就沒有其他。目前香港中學教育的數學科,往往被批評太受忽視,課程的要求太低,這似乎是對上述「史普尼克時刻」刺激下的一種逆反,從要求過高這個極端,倒向要求過低的另一個極端。近日有香港的大學宣布,把現時「妾身未明」的兩個香港DSE數學科延伸課程M1和M2,明確列作獨立科目來計入報考大學的分數要求,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編按:作者已宣布參加立法會選舉,因此選舉期間「飛常談」專欄將暫停,直至選舉期完成。)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訂閱有賞】訂閱健康好人生YouTube頻道 賞你etnet 30週年珍藏版2024年曆卡 + etnet精美筆記本!► 火速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