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0/04/2021

【輪椅上的追夢者】真正的尊重是平等相待!傷殘設計師:別再高舉我是「生命鬥士」!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Yan Law

    Yan Law

    「喜歡聽人說故事,更喜歡用文字寫故事。 返工最大樂趣──在平凡的職場裏找出那些不平凡的故事。」

    Senior Editor

Text: Yan Law Photo: Ronald Chang

從「輪椅視角」中感悟:讓殘障人士都可以接觸資訊!

 

  坐上輪椅後,視角固然低了一大截,但Rabi慶幸自己比從前看得更多。她反思自己從前做設計的時候,只會惦記著如何爭取客戶公司的認同?如何幫品牌賺更多錢?如何令自己的設計更突出?用甚麼顏色可以更搶人目光?「原來再天花龍鳳的設計,對一些需要長期臥床、或有視覺障礙的人士來說,都不是最重要。我還要考慮字型是否清晰?行距是否足夠?用不同紙質又如何?」Rabi至此才發現,做一個好的設計師,不但要有創意,還要有同理心,才能讓不同的人都可以接收到自己想要傳遞的信息。「這就是共融設計。」她說。

 

  2003年,一封由嚴重殘障人士「斌仔」鄧紹斌撰寫的「求死信」獲傳媒廣泛報道,隨即引起社會各界對「安樂死」的關注和道德爭議。Rabi就是因這事而認識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下稱「路向」),並加入成為義工,其後運用自己在設計方面的專業知識,協助培訓四肢傷殘的年輕人。「我常常都有一個疑問,為甚麼在大眾普遍認知中,殘疾人士好像只能勝任送外賣或送貨的工作?甚至只能做義工?」於是她嘗試轉介一些設計工作給這些年輕人去做,希望讓更多人知道殘疾人士也有一技之長,同時為設計行業注入更多創意。

 

嚴楚碧出席「殘疾婦女照顧者研討會2021」。(由受訪者提供)

 

「我很平凡,才不是甚麼生命鬥士!」

 

  約五年前,Rabi接任「路向」主席,意味著要肩負起更大的責任。她除了積極為傷殘人士發聲,更不時在學校或其他機構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只為撕掉社會對傷殘人士的標籤。「傳媒、學校都教育我們去幫助弱勢,但當我成為一個傷殘人士後,想法就變了。傷殘人士或弱勢是否一定要人幫?我覺得不是,有些事我能自己做到,甚至能幫到人。」不過她也承認,這固有框架很難衝破,而事實上,社會的確有很大部分弱勢社群需要被關顧。

 

  或許Rabi口中的所謂「撕掉標籤」,不過是希望大家可以更全面、更客觀地去看待自己遇到的每一個傷殘人士。「很多人覺得我們動作慢,很礙事,但你細想一下,香港生活節奏那麼快,有時忙起上來,根本就會覺得任何人的存在都很礙事!你又怎能只怪坐輪椅的人!」雖然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但歧視確實是源於人與人之間的不了解、不尊重。想解決?似乎很需要我們放下自己,以不同的眼光去觀察和看待自己所生活的這個世界。

 

  努力克服身體殘缺、以身作則去鼓勵有困難的人,讓更多人了解每一個人都有其存在價值,都是不少人眼中的「生命鬥士」。偏偏Rabi很怕被冠上這個稱號,「我沒有槍,也沒有盔甲,怎會是鬥士呢?我只是很平凡的一個人,有機會便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一旦你將來遇上困難,或者可以從我身上得到一些借鏡,然後為自己奮鬥!」

 

訪問後,編者邀請Rabi畫一張自畫像。從這幅畫,你看到一個怎樣的她?(由受訪者提供)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周一加油站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