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0/01/2023

美國種族歧視亂象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雷鼎鳴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前系主任及榮休教授

    雷鳴天下

    本欄逢周五更新

  年近歲晚,快將消逝的虎年對整個人類都不是利好的一年,希望兔年世界減少爭執,共建和諧社會,經濟再度繁榮。

 

  這13年來,我寫了近1300篇評論,有不少是關於香港的,但近年我認為香港的情況很受中美關係的影響,要了解香港,便不能缺少對內地及美國的研究,例如2019年的黑暴,便與美國支持的境外顏色革命套路脫不了關係,香港政府當時對此認識不足,今天若仍不注意美國社會的動態,便隨時可又再中招。

 

  分析美國及西方國家還有另一重要意義,便是她們的社會問題叢生,其積累的成敗經驗,對香港的發展頗有參考及警惕作用。

 

排華歷史 搬起石頭砸自己腳

 

  近日美國有幾個事件與種族歧視有關,值得我們注意。種族歧視在美國不是新聞,但有些事件還是使人側目。第一件事是在Bloomington的印第安納大學,有一名亞裔女生在巴士上等候下車時,被一名不認識的56歲白人婦人揮刀連刺頭部數次,身受重傷,而該名婦人竟聲稱這是為了要減少一名摧毀美國的人,自以為替天行道,毫無悔意。

 

  第二件事是周日(15日)有一對姓高似是香港移民的老夫婦,從加州跑到紐約市,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悲痛緬懷一年前在紐約地鐵站候車時,無端被人推下車軌身亡的40歲在金融界工作之女兒。乘坐紐約地鐵的亞裔常被人推下路軌,從前其實也已經多次發生。

 

(istock)

 

  此等種族歧視由來已久,1882年美國國會還通過了一條排華法(Chinese Exclusion Act),10年內禁止中國人入籍美國,亦對中國人移民美國設諸多限制,其後此法例被多次延續,直到1943年才稍為放寬。要知道,當年立法時,正值華人對美國的鐵路建造作過巨大的貢獻之後,而華人工資亦規定只能是白人的一半,美國政府此舉正是兔死狗烹。

 

  近日有哈佛及西北大學的著名經濟學家,用現代定量研究方法發現,這個排華法不單不道德,還是搬起石頭打自己腳之舉,當年華人勞工與美國勞工的互補性很強,不准華人移民,反而大大破壞了美國勞工的生產力,阻礙了美國的發展,歧視性政策並非沒有代價。我祖籍台山,據香港台山社團總會資料,當世總共有230萬台山人,其中100萬人在內地、80萬人在北美洲、40萬人在香港,19世紀時台山人因家鄉山多地少,經濟惡劣,不得不背井離鄉求生,我對此段歷史甚有感受。

 

倡每個黑人賠3900萬 瀕臨失智

 

  在美國受到種族歧視的,又豈止是亞裔或中國人,原居民早已幾乎被滅族,現存人口的壽命,也遠比其他美國人為短;至於黑人,曾為奴隸,是美國歷史上極不光彩的一頁,今天黑人的社會經濟地位甚至壽命,也與白人甚有距離,但其民權運動力量極大,要選票的政客不敢得罪這個人數遠比亞裔為多的族群,有些彌補黑人被歧視所受損失的做法,卻是走火入魔得很。

 

  有兩件事使人感到美國社會已瀕臨失智。2014年加州通過47號法案,規定只要盜竊數額在950美元以下,便不算重罪;而所謂輕罪,名義上也有點懲罰,但實際上執法當局常都懶得檢控。這樣一來,我們在新聞中也見到多數為黑人的個人或團夥,屢屢跑到百貨公司或超級市場「搬屋咁搬」,不少唐人街的餐館也飽受不少人吃霸王餐之苦,難以經營。據說,有一理論是黑人過去受歧視太甚,現在讓他們在商店自由取物,也是「合情合理」,是否如此,讀者自行判斷。

 

  沒有最奇怪,只有更奇怪。近月三藩市成立了一個非裔美國人賠償委員會,對三藩市的市長及Board of Supervisors(類似香港的立法會)作出建議,對每名在三藩市居住時間較長的黑人,一次性賠償500萬美元,並免去他們所有的欠債。你沒有看錯,是500萬美元,即3900萬港元!原因是補償他們歷代受到的壓迫。

 

製造中國外敵 轉移社會矛盾

 

  我不否認他們先輩有受過壓迫,但誰要負起賠償的責任?三藩市人口81.5萬,黑人人口約46000人,若此建議成為法案,每名三藩市非黑人居民便須多交30萬美元的稅,即每個家庭多交100萬美元的稅才能埋單,想不破產的只有搬到三藩市灣區的其他社區。

 

  意外的是,其議長還說,希望這荒謬的法案通過,華人社區也不甘寂寞,建議要加州政府要補償排華法所帶來的損害,要賠償每名華人35萬美元!

 

  這些鬧劇在一個經濟充滿活力、人人努力賺錢的社會不會出現,正如在中國,與其到處找人賠償,不如自己拼命工作悶聲發大財。哈佛經濟系有個團隊,研究了美國的社會流動性後,得到大量發現,其中一項是在1940年,92%以上的美國人,下一代的收入會高於這一代,但到了1990年,只有50%的下一代收入比他們的父母為高,社會上升流動性衰弱,美國夢褪色。

 

  反觀中國,皮尤研究社(Pew)早有調查發現,90%左右的中國人相信下一代收入更高。歐洲某些國家形勢比美國更差,有此情景,美國西方不人為製造中國作為外敵為社會矛盾轉移視線才奇怪。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吾港吾知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