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3/02/2024

迎接卡爾森的克宮木椅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范強

    范強

    范強,資深新聞工作者。90年代任駐英國記者,專職採訪香港政權交接新聞。回港後長年從事國際、兩岸新聞的報道和時事分析。

    政經范局

  當美國著名保守派記者卡爾森成為克里姆林宮的客人時,迎接他的是一張不太舒服的單人椅。這張椅子做工簡單,坐在它身上的人必須端正姿態,腰和大腿呈硬生生的90度角。這將使得卡爾森很難在採訪過程中展示美式作派,例如將身子向後傾靠在寬大的梳發上,然後隨心所至地翹起二郎腿來。

  在美國總統選舉年表態支持特朗普的卡爾森,成為俄烏開戰以來首位專訪普京的美國記者,給共和黨人帶來美俄破冰的無限憧憬。但從隱喻的角度而言,如果外交活動如已故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所言,是「可能的藝術」,那麼克宮這張椅子所提供的空間,卻看不到美俄關係有「轉身的可能」。

  慣於像重型火炮般轟擊民主黨,及其總統拜登的卡爾森,幾乎是把自己碩大的身軀塞到這張木椅上,等待著普京的到來。但卡爾森倒也怨不得人,畢竟當年在白宮,他所支持的特朗普曾以更為露骨的方式,羞辱到訪的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更何況,克宮為普京安排的也是同一款木椅,賓主雙雙正襟而坐,倒也算不上失禮。

 

克宮的椅子對卡爾森來說頗為狹窄,他看來坐得並不舒服。(美聯社)


普京:我們是在做脫口秀?

  但是,卡爾森試圖為美俄關係破冰的重磅懸念,卻也因此難以施展。尤其是當採訪開始,卡爾森想先聲奪人製造震撼效果,劈頭就問:「您為何認為美國可能對俄羅斯發動突然襲擊?」不料剛才還一臉堆笑的普京立即正色道:「我沒這麼說過。我們是在做脫口秀,還是在進行嚴肅的談話?」

  以詞鋒凌厲見稱的卡爾森,被普京的冷臉弄得措手不及,只能順從地回答說:「這句話說得真好。謝謝。我們正在進行嚴肅的對話。」接下來,卡爾森便開始嚴肅而耐心地,開始聆聽普京如流水般的,而又教科書式的,對俄烏歷史淵源鉅細無遺的解說。當然,沒人相信卡爾森不顧白宮和歐洲盟國政府的反對,千里迢迢來到莫斯科,只是為了充當普京的小綿羊或傳聲筒。

  當兩個大國陷入僵局,而某位記者得以展開破冰之旅時,這位記者往往還扮演著信使的角色,例如向受訪者傳達一條訊息,甚至是一封密函⋯⋯但在美國兩黨政治高度分裂的今天,假設卡爾森這位保守派大炮會為民主黨坐鎮的白宮奔走,似乎略嫌異想天開。

  也就是說,當前美國無論是記者、議員、州長,甚至是總統,都無法代表一個完整的美國發言,而只能局限在各自政治派系的池水之中游泳。卡爾森無疑是共和黨外交政策的主要推銷者,這套政策的中心思路就是,美國應該盡快放棄烏克蘭戰場,修補美俄關係,以便集中力量壓垮中國。

卡爾森:中國是更溫和的殖民國家

  因此卡爾森把自己扮成一隻小綿羊,並非樂於聽普京上課,而是為了締造某種可能,也就是一旦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後,美俄有沒有轉身的可能?而這一可能,顯然又建基於普京未來的對華政策,與未來特朗普政府達成某種默契的可能。

 

普京在專訪中以冷臉對卡爾森進行說教。(美聯社)


  也正因為如此,向以大炮著稱的卡爾森有點過於溫順地忍受了普京的冷臉與說教,等待對方講完了俄烏歷史、批評了愚蠢的拜登,並指出美元的衰落後,終於小心翼翼切入了他此次專訪的關鍵問題——中國。

  普京回答卡爾森的這段對話,在播出後被不同政治立場的媒體拆解、重組成各種版本,因此有必要恢復它的完整過程——卡爾森先把中國形容為一個比美國「更溫柔的殖民國家」,向普京問道:「今天的金磚國家有可能被中國這個更溫和的殖民國家所統治?您認為這對俄羅斯主權有利嗎?您對此擔心嗎?」

  普京說:「我們很熟悉這些恐怖故事。這是個恐怖故事。我們與中國是鄰國。鄰居就像你的近親一樣,不是你選擇的。我們與他們有著數千公里的共同邊界。這是第一點;其次,我們已經習慣了幾個世紀以來的共存;第三,中國的外交政策理念是非侵略性的,中國的外交政策思想一直在尋求折衷主義,我們看到了這一點。」

普京:你們試圖以一種更溫和的方式來講恐怖故事

  普京接下來甚至還點破了卡爾森的意圖,說:「你們現在試圖以一種更溫和的方式來講述這個恐怖故事——但無論如何結果都是同樣的,與中國的合作數量正在增長。中國與歐洲合作的增長率比俄羅斯與中國合作的增長率更高。」、「在美國的中國企業數量難道很少嗎?是的,美國的政治決策就是要限制與中國的合作,你們這樣做對你們自己是不利的,你們給自己帶來了損失。」

  對話到此,對於卡爾森及他的保守派觀眾們來說,採訪內容就已經由教科書式的沉悶,而變得深深的苦澀了。普京從三個方面釋闡了中俄關係的「基本面」,這包括在地緣上雙方是近親與鄰居;在歷史上有數個世紀的共存;及就當前國際形勢而言俄方確信中國的外交政策具有「非侵略性理念」。在三個維面的支撐下,普京眼中的中俄關係顯然傾向於穩定而不是跳交際舞。

 

卡爾森對普京的專訪碰釘,無力為美俄關係締造空間。(美聯社)


  卡爾森面如嚼蠟,試圖將話題轉向拜登下台後美俄關係改善的可能。不料普京卻不打算收口,反而繼續羅列中俄雙邊經貿合作發展。普京每吐出一口字,共和黨在今年總統選舉中的外交議題基石,即結束烏克蘭戰爭,拉攏俄羅斯進而打擊中國的「美好願想」,都愈發變得不可能。雖然對普京的採訪會為卡爾森帶來數以億計的觀眾點擊,但陷身於克宮狹小單人椅上,他為美俄關係締造空間的努力正變得徒勞無功。

美俄:「可能的藝術」變成「處處不可能」

  卡爾森對普京的專訪碰了釘子,無疑會在選舉年打擊共和黨人的全球策略和外交思維。造成這一結果的原因在於,似乎連卡爾森等共和黨人,都沒有意識到拉攏俄羅斯打擊中國的策略只是新瓶舊酒,早在美、蘇兩國領導人當年討論結束冷戰時,共和黨籍美國總統列根及老布殊,和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就曾經達成默契,認為美蘇兩國合作,可以有效控管全球事務,包括遏制中國及歐洲的崛起。

  像普京這種親歷蘇聯瓦解的俄羅斯人,必然對美國事後沒有兌現對蘇聯的友情,反而將北約邊界推到莫斯科眼皮底下記憶深刻。俄羅斯外交策略由面向西方,轉為著眼遠東,亦是經歷數十年國際形勢的風風雨雨才形成。

  卡爾森等人指望普京會為了配合共和黨的競選年黨爭利益,來放棄與中國穩定的戰略協作關係,就此看來顯得過於幼稚和自我中心,這也導致基辛格口中「可能的藝術」,變成了處處不可能的碰壁。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節目《說說心理話》青少年不可以戀愛!?真實個案講述驚心動魄經歷►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風水蔣知識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