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0/08/2023

金磚擴員必遭狙擊,非洲經略仍靠撤僑?(一)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范強

    范強

    范強,資深新聞工作者。90年代任駐英國記者,專職採訪香港政權交接新聞。回港後長年從事國際、兩岸新聞的報道和時事分析。

    政經范局

  剛剛結束的南非金磚峰會,是1955年印尼萬隆會議以來,最為矚目的第三世界國家盛會。大半個世紀前,亞非國家雖然共同提出了反殖、和平、自主、發展等民族復興訴求,但包括中國在內的各與會國一窮二白,缺乏建立現代化工業國家的經驗。

 

南非金磚峰會完成擴容,撬動國際秩序(美聯社)

 
  經歷了68年現代化與工業化長征之後,南非峰會揭開了金磚時代的新一頁,尤為重要的是,中國飛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成為第三世界中唯一在軍事、科技、經濟、社會治理等綜合國力上,可以與美西方競爭的獨立自主國家。中國的崛起洗脫了「第三世界」等同於「貧窮落後」的代名詞,為這些國家提供了一條更適合其國情的現代化發展模式。
 
非洲「小中國」獲邀
 
  此次峰會前,至少23個國家表達了加入該經濟圈的意向,而峰會最終向6個國家提出了邀請,包括中東的沙特阿拉伯、伊朗和阿聯酋、非洲的埃及和埃塞俄比亞、南美洲的阿根廷。擴容後的金磚集團至少具備了以下特點:
 

金磚集團先後納入南非、埃及、埃塞俄比亞三個非洲國家,當地安全形勢亦將面臨新變化


  一、它成為了全球實力最強的「油氣」經濟俱樂部,合共擁有全球80%的石油,和50%的天然氣儲量。油氣國家本身擁有能源產業帶來的雄厚資金,可與中國的工業化蘊力相接合,而且在政治上與中國的互信關係日趨鞏固;例如中俄正聯手確保東北亞穩定,而伊朗與沙特亦在北京牽線下走向歷史性宗教和解。
 
  二、它吸引了全球最具潛力的新興市場非洲,並在擴容後擁有了非洲大陸南、北和東部的三個主要國家加入。例如今次獲邀的東非大國埃塞俄比亞,緊挨著中國在非洲唯一海軍補給站所在地吉布堤,且北望紅海,周邊與南、北蘇丹、肯尼亞、索馬里、厄立特里亞相連,可謂牽一髮動全身。
 
  該國是非洲第二人口大國,擁有龐大新興市場潛力。進入本世紀後,尤其是從穆拉圖總統任內開始,該國積極學習中國模式,經濟發展迅速,被稱為非洲的「小中國」,是一帶一路在非洲最重要基站之一。但是,該國經濟基礎仍然薄弱,且面臨內戰危機。


拉美南方國家推動去美元
 
  三、它嘗試協助有發展潛力的國家穩定經濟,例如長期在國際債務困擾下浮沉的阿根廷。巴西和阿根廷是拉美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金磚集團協助阿根廷減輕債務負擔,即等同於支持巴西總統盧拉的拉美「南方共同市場」構想。「南方共同市場」一旦成形,回過頭又有助於金磚其他成員國開拓穩定的洲際經貿關係。
 

非洲掀起新一輪反殖浪潮,尼日爾在金磚峰會前發生軍事政變(美聯社)


  在此附帶一提的是,「南方國家」正是盧拉等拉美左派政治家近年時常提出,並由南、北美之分,而逐漸泛化至全球,成為一個西方媒體也開始採用的時髦名詞。但必須警惕這個詞在地域上並不能完全覆蓋「第三世界」,而盧拉的主張其實也具有地域局限性,例如他為了打造南方共同貨幣而積極推動去美元化,但同時對金磚擴容持保留態度,以免分薄拉美「南方國家」的利益份額。
 
  不管怎說,拉美「南方國家」的代名詞,就是美國的「後花園」。正如美國南方司令部司令理查森(Laura Richardson)8月4日所言,中國在拉美推動一帶一路,已進入美國的「紅色區域」。


金磚擴員齊上梁山
 
  四、金磚擴員不計貧富,但從此次情況看,似只考慮與成員國關係穩定的國家,例如巴基斯坦可能因為印巴關係的對立而未能獲邀。更為引發討論的是,東盟暫時還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入圍。

 

伊朗總統萊希在金磚峰會上發言(美聯社)

 
  無論東盟國家未能叩門而入的真實原因是甚麼,一個客觀事實是,一部分東南亞國家近期在美國推動下,對華關係倒退,導致《南海行為準則》在年內簽署的可能性下降。即使是峰會前呼聲很高的印尼,明年又將大選,對華關係走向亦存變數。因此,待到明年形勢明朗後,再討論金磚擴容至東南亞,倒也不失為更務實的做法。
 
  從此次金磚擴容名單看,獲邀加入的新成員,或多或少要展示「上梁山」的決心,而非在大國之間遊走,兩頭謀利的投機客。例如伊朗就是受到歐美長期制裁,轉投金磚名下。一旦交了投名狀,「梁山」之上工業、糧食、油氣、黃金、新興市場一應俱全,足以動搖「普世集團」的正統地位,而「朝廷」的興師問罪也就難以避免。
 
中國不可駝鳥的首要問題
 
  尤其是經歷西方數百年殖民掠奪的非洲國家,汲取中國發展經驗正成為了一種趨勢。但非洲國家走中國道路,嚴重損害了新、舊殖民主義勢力的利益,必招致極其殘酷的狙擊和報復。如何協助當地鞏固和平環境,同時保障金磚及一帶一路合作項目的戰略經濟利益,就成為當前中國不可駝鳥的首要問題。
 

軍艦撤僑是中國應對非洲戰亂時最常見一幕(互聯網)

 


  非洲國家在長期殖民掠奪下,政治、經濟、社會基礎薄弱,兵變、內戰頻生,且各國政治派系林立,往往受到外部力量操縱。且一旦出現強勢國家首腦,膽敢挑戰西方利益,往往招致殺身之禍。2011年顏色革命席捲中東北非,正致力推動非洲共同貨幣的利比亞總統卡達菲橫死街頭。
 
  當時,中國承建了利比亞大量石油和基礎設施項目,分散在該國各地的中國工程人員有3.5萬人之多。正是在這次戰亂中,中國調動海、空軍事力量,實施了空前規模的大撤僑,不僅將中國公民悉數撤出,還一併送走了2000多名外籍滯留人士。
 
  軍艦撤僑,從此就成了中國在非洲爆發戰爭時最常見的一幕。而最近一幕上演於今年4月蘇丹爆發內戰期間,中國出動南寧號052D導彈驅逐艦、微山湖號綜合補給艦,撤離1300多名中國公民及外籍人士。由於蘇丹交戰雙方都對華表示了友好,此次撤僑過程順利,但事件也再次帶來了一個問題:人員安全了,投資項目與設備呢?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訂閱有賞】訂閱健康好人生YouTube頻道 賞你etnet 30週年珍藏版2024年曆卡 + etnet精美筆記本!► 火速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風水蔣知識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