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1/10/2023

以巴大戰:陰謀論的可能與不可能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范強

    范強

    范強,資深新聞工作者。90年代任駐英國記者,專職採訪香港政權交接新聞。回港後長年從事國際、兩岸新聞的報道和時事分析。

    政經范局

  在近五千枚火箭的覆蓋式打擊下,哈馬斯武裝分子通過地道、甚至是改裝滑翔翼,向以色列發動了前所未有的陸空突襲。基於這一天正好是在諾貝爾和平獎公布次日,時間點於是呈現出一種令人遺憾的啟示。

 

哈馬斯的火箭雨令以色列墾殖區居民陷入恐慌(美聯區)

 

  雖然諾貝爾和平獎近年引發各種爭議,但在1994年,亦即將近30年前,評審委員會做出了迄今最為實至名歸的一次宣布,把獎項頒給了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以色列總理拉賓與巴解領導人阿拉法特。

 

  此前一年,即1993年在白宮草坪,以巴兩位宿敵在克林頓穿針引線下,簽署了《奧斯陸協議》,為中東和平確定了路線圖。根據這項協議,以巴雙方互相承認其合法性,同意透過和平協議結束暴力衝突,以色列撤出加沙和西岸部分地區,巴勒斯坦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建國。

 

由和談、衝突走向戰爭

 

以軍戰力神話破滅,一輛坦克被巴人摧毀(美聯社)

 

  這就是當前主流國際社會支持的「兩國方案」,也是北京目前主張盡快返回聯合國決議案的由來。瞭解這一過程,是判斷當前以巴問題根源的前提。

 

  30年前,站在白宮草坪的克林頓,不僅站在個人權力的巔峰,而且也站在後冷戰時代美國一極強權的巔峰。在「歷史已經終結」的自信下,美國的中東政策此時展示出對伊斯蘭世界「短暫的寬容」,亦即在克林頓促成的和平路線圖中,以、巴領導人均破天荒承認了對方存在的合法性。這條和平路線圖如果走得下去,實際上令西方與中東更大範圍的和解成為可能。

 

  可惜好景不長,巴勒斯坦內部激進派認為阿拉法特向以色列「投降」,巴解的權力地位被削弱,哈馬斯等激進派系在1994至1996年間,對以色列發動了頻密的自殺式炸彈襲擊。巴勒斯坦最終分裂成兩個陣營,一是佔據加沙的哈馬斯政府,另一個是位於西岸,繼承了阿拉法特「正統地位」的巴人自治政府。

 

  同一時期,以色列右翼強硬派亦不滿拉賓向巴人「投降」,結果導致他在1995年11月4日被公然刺殺。至小布殊政府上台後,美國遭受911恐襲而發動反恐戰,徹底放棄了克林頓的中東和平進程,轉向「不是朋友就是敵人」的單邊主義,啟動以推翻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伊朗等「敵對政府」為目標的所謂新保守主義「大中東計劃」。

 

  因此,今天的以巴之戰,是以色列右翼強硬派,與哈馬斯等巴人激進組織長年惡鬥,以及美國對中東政策大幅度波動的結果。忽視以巴關係在美國一極時代下,由和談、衝突走向戰爭的來龍去脈,就可能低估了中東爆發更持久和廣泛衝突的危險,而沉迷於當前的各種陰謀論和短期利益計算。

 

內塔尼亞胡欲擒故縱?

 

以軍用重炮轟擊加沙城區(美聯社)

 

  換言之,只有依托上述大背景,才能更準確判斷當前各種陰謀論的可能與不可能。例如其中一個主要的疑點,就是對於如此大規模的進攻,為何以色列的情報機構、邊防偵察系統事先毫不察覺?會不會是內塔尼亞胡政府欲擒故縱,試圖透過巴人的進攻來激起以色列國民的團結,以便達成剿滅哈馬斯並重新奪回加沙的目的?

 

  但無論是對內塔尼亞胡政府,還是整個右翼強硬派,「欲擒故縱」在政治和軍事上都過於冒險。在政治上,內塔尼亞胡及右翼強硬派的理念基石,就是以色列必須以壓倒性的軍事實力,在國家安全和國土面積上寸步不讓,寸土必爭,這是數十年來以巴關係由和談、衝突升級至全面戰爭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襲擊發生後,以方官員用以色列的「珍珠港」和「9﹒11」來形容事態的突發性,但事實上,哈馬斯自從成立以來,一直是以色列最主要的安全威脅,受到以方情報界嚴密監視,和壓倒性的軍事圍堵。因此,一旦哈馬斯破防,內塔尼亞胡政府就必須承擔責任,在「欲擒故縱」的問題上他沒有太多的迴旋空間。

 

  縱容哈馬斯武裝分子突破以軍防線,屠殺參加音樂節的平民,不僅遠遠超出了內塔尼亞胡等人可以承受的強硬派意識形態底線,並將導致右翼政府為以色列國民塑造的心理安全破防。如果內塔尼亞胡被揭發拿以色列軍人和平民的生命代價來「欲擒故縱」,他及其政治派系將難逃被「釘進棺材」的下場。

 

伊朗欲裂解以沙關係正常化?

 

美軍航母打擊群封鎖加沙沿岸,協助以軍發動地面戰

 

  事實上,哈馬斯發動突襲的時間點,正值以色列國內政局最為脆弱之際。由於內塔尼亞胡推動的司法改革被指攬權,引發罕見的全國示威浪潮,國防部和情報機關摩德薩內部,亦傳出不滿聲音,防長亞阿隆甚至因為反對內塔尼亞胡的極右政策而被解職。而在國外,烏克蘭戰事又吸走了以色列盟國的注意力。

 

  因此,哈馬斯趁亂得手並非不可能。一個最為根本的事實就是,無論內塔尼亞胡政府有何種「陰謀」,此次進攻是哈馬斯主動發起,武裝分子屠殺音樂節平民、挾持人質的行為亦已公諸於世,並不是一次「偽旗行動」。

 

  雖然哈馬斯過去與以軍時有衝突,但在以軍圍困下其實處於被動挨打的劣勢,為甚麼這一次表現得脫胎換骨?圍繞著這個問題,也有一種陰謀論,以色列官員公開對此表達了猜疑,就是伊朗支持了哈馬斯的行動,目的是破壞由拜登政府牽線的以色列與法特阿拉伯關係正常化。

 

  有一種情況確實可能引發伊朗擔憂,就是拜登政府在拉攏沙特和以色列的過程中,有可能向沙特提供核武技術。如果美國向沙特的核武計劃開綠燈,就自然會容許以色列也將擁核公開化。換言之,伊朗可能在區內同時面對兩個核子對手,而它本身則因為受到美國制裁,恐怕會在這場核競賽中落敗。

 

哈馬斯行動具新特點

 

  值得留意的是,哈馬斯在此次突襲行動中展示出三個新特點,一是對平民的殺戳猶如「伊斯蘭國」(IS)般殘忍,這反映了哈馬斯對以色列仇恨的升級。二是突襲策略不同以往哈馬斯與以軍散兵游勇式的打鬥,反而更像2006年黎巴嫩真主黨游擊隊突襲以軍防線般,一開始就迅速抓捕大批人質,使得以軍在爾後對黎巴嫩的地面攻擊中投鼠忌器。

 

  三是成功破解了以軍「鐵穹」反導系統,雖然在理論上只要有足夠的彈藥,通過密集的「火箭雨」就可以令「鐵穹」難以招架。但這需要哈馬斯清楚瞭解「鐵穹」的部署情況,才能計算每個防區動用的火箭數量。哈馬斯是如何獲得這些情報的?

 

  內塔尼亞胡欲擒故縱?伊朗欲裂解以沙關係正常化?陰謀論縱然各有可能,但並不改變基本事實,即採用恐怖手段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或動用重炮轟擊擠滿平民的城市,都只會令以巴,甚至中東的道德與文明沉淪。

 

  以國內部的反內塔尼亞胡示威,說明以色列也有極為高漲的和平呼聲,而哈馬斯也只是佔據了加沙,西岸的自治政府仍舊是巴人在國際社會的合法代表。這就是何以重提兩國方案,盡快促成以巴重回克林頓時代簽定的和平路線圖成為當務之急。

 

  然而現實並不樂觀,拜登政府已迅速向地中海東部派出航母打擊群,作用是封鎖加沙海岸,防止伊斯蘭世界向哈馬斯提供援助,以便以軍可以放手發動地面戰。拜登此舉等於既背離了克林頓的兩國方案,又激化了美以與整個伊斯蘭世界的矛盾。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訂閱有賞】訂閱健康好人生YouTube頻道 賞你etnet 30週年珍藏版2024年曆卡 + etnet精美筆記本!► 火速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風水蔣知識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