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0/06/2021

「原來半退休狀態是最幸福的!」工作狂如何學習無內疚地懶洋洋生活?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若芊

    梁若芊

    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碩士及博士、香港心理學會院士。過去三十多年,曾任職於香港和加拿大的懲教部門、青山醫院門診部,及在香港大學先後主理輔導和學生事務之責。

    2021年終於進入半退休狀態,有限度私人執業和繼續參與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了!

    本欄逢周四更新

    心理攻防戰

  沒有見面半年的舊同事問:「近況如何?」

 

  答曰:「原來半退休狀態是最幸福的!」

 

  不再有全職工作的挑戰,那些仿似7-24的感覺,任何時間都可以出現的電話電郵,那些你慢了十多分鐘才回應已經是「太遲了」的反應…,這些都一一消逝。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只作有限度服務」的態度。半退休和半職的生存之道是只在工作日工作,其他日子就是「非工作日」,是自由時間,是沒有保險、沒有收入的日子,那就自然是沒有責任的日子。

 

  原來,這一種悠閒的生活是要學習,是要調節的。首先,是要自我教導自我改變的。能否毫無內疚地懶洋洋生活,是那些工作狂的第一關。調節「工作時工作,遊戲時遊戲」是第二步。

 

  把這個邏輯規條告訴機構裡的全職人更是重要。若然有求必應,半職就會變成全職時間但半職酬勞保障,那就對自己不公了。我可以時間彈性一些,以配合公司同事的時序,但我必定會調整時間以作補償。

 

  在全職的日子,工作會是佔了人生的大部分時間精力,工作成果就是一個重要的個人成就和對人對世界的貢獻。退下來的時候,生活的方向和意義也可能驟然失去。因此,有不少人在這階段頓失方向目標,會變得鬱悶,情緒低落。

 

  於是,「半退休」就可以「退而不休」。有機緣的話,做一份半職兼職工作,這不但是一份微小但固定的收入,更重要的是有寄託有生活規律,和保持那種「我仍然有用,仍然有貢獻」的自我價值。

 

  若沒有受薪的兼職,那麼義務工作絕對是最佳選擇。貢獻自己的時間和能力,去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把多年心得與他人或機構分享,這都可以令自己與現代社會保持聯繫,和未來世界接軌。

 

  這種新生活模式,是我們這一代努力奮鬥baby boomers的新挑戰。經過了大半生的努力上進,或者只是永遠的辛勤勞碌,原來此刻可以悠閒地逛逛,坐在某商場大堂漫無目的地看世界,竟是令人羨慕的福氣,是片刻的寧靜安穩。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