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5/07/2022

新疆棉與古絲路復興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范強

    范強

    范強,資深新聞工作者。90年代任駐英國記者,專職採訪香港政權交接新聞。回港後長年從事國際、兩岸新聞的報道和時事分析。

    政經范局

  首先回應一位讀者朋友的建議:其實我在寫新疆之時,正值美國一項禁止新疆的棉花等原材料出口的法案生效,所以有關新疆棉及其他問題我是必然會討論的。前兩篇新疆文並不是出於懷舊,而是提供一份30年前的「田野調查報告」,以便說明新疆本來的面貌:即一、新疆是多元民族和宗教地區;二、新疆不是原教旨地區。

 

新疆是古絲路中樞(Justin攝)


  過去一段時日本欄發表的數篇文章,實際上服務於一個整體結構,分別觸及了台灣、香港和新疆,皆源於4月底發表的《莫聽穿林打葉聲》表達的看法,亦即無論俄烏戰爭多麼慘烈,美國拜登政府仍會盡一切可能調動力量回師印太。隨著七國集團峰會和北約峰會的召開,看來有關情勢的確正變得緊迫。中美關係如有摩擦,涉及中國內政的主要熱點,也就仍離不開台灣、香港和新疆。

  關於台灣,我的個人觀察是兩岸關係已經由過去的「對話」,轉入了「主權管轄」階段;關於香港,就像那篇探討星巴克社會功能的文章,我認為對於香港內部的社會矛盾,有必要置於新自由主義全球一體化的整體得失來探討,如只是局限於地域概念只會繼續鑽牛角尖,迷失在柏拉圖的洞穴裏。

  至於新疆,她折射的其實是歐亞大陸重建絲綢之路的「大歷史」,也就是目前頗為流行的陸權國與海權國的「大國興衰」論述。因此我首先要提醒各位,美國「垂注」新疆問題已不是一、兩天,在討論新疆棉時,有必要超越當前中美脫勾之爭,才能看清整個畫面。

新疆的棉花和經濟前景

 

原敎旨組織禁止女性工作及上學(Justin攝)


  單純就棉花所代表的新疆產品貿易前景而言,以我接觸新疆人的經驗,無論是維族、哈薩克族還是漢人,都很會做生意,所以從根本上我並不擔心他們的市場應變能力。以維族來說,農業是主要收入來源。當年在吐魯番鄉郊地帶,常常可見維族人搶收瓜果,一箱箱搬上車運走。我問他們運往何處?「最好的哈蜜瓜都運到內地去,能賺錢。」他們說。

  問題當然也有,在高溫天氣下汽車轉火車,相當一部分會在路上腐壞,所以要和時間賽跑。吐魯番有鐵路,再遠一點的南疆農產品運輸就更困難了。交通不便也帶來另一個問題,就是農村地區的教育問題,例如算數能力。維族有些農民是「差不多先生」,賣提子、核桃,多多少少大概就好。這方面當時漢人家庭確實較重視教育,而教育不足,會削弱多元社會內某個單一族群的經濟競爭力。

  所以看到今天維族棉花業的無人操作等工業化水平,我個人對於新疆農業技術發展和維族教育水平的普及是感到震驚的。我想維族種植棉花經過充分市場研究的,它適合南疆種植,不怕長途運輸,且能帶動自治區內外一個龐大的紡織產業。

 

新疆棉已大量採用機械收播,在國內市場供不應求(互聯網)


  無論是新疆棉被禁運而影響出口,還是全球經濟衰退而導致需求萎縮,自治區應有能力透過宏觀調控、技術支持和財政補貼,協助維族農民完成轉型。擁有大規模棉花播收器具的維族農場,將繼續為14億人的內循環市場供貨,較小規模的棉花地可以轉為生產其他農作物。而且,新疆棉在國內市場其實是供不應求的。

  但國際棉花供應卻會因此出現短缺,導致各國成衣價格上漲而進一步推高通脹,例如美國的棉質成衣就採用了16%的新疆棉。更致命的是一些依賴成衣生產的發展中國家,例如南亞的孟加拉、印度,中東北非的土耳其、埃及等,製衣廠的勞工收入和權益就會遭到棉花成本上升的擠壓,並會在較脆弱的經濟體系引發連鎖反應。

原教旨和極端主義思想

 

伊斯蘭國2014年入侵敍利亞及曾發放維族兒童受訓的視訊(資料圖片)


  我不會隨便說「新疆」的原教旨和極端主義思想,因為它是一種外來入侵物。就像我的維族司機朋友阿里木所言:「咱們維族人性子軟,喜歡交朋友。」維族人熱情好客,在街上載歌載舞,女子自幼頭戴絲巾和花裙,和原教旨思想根本格格不入。後者最初是通過一些跨境組織在偏遠農村地區滲透,禁止女性工作上學,一些反對極端化的伊瑪目甚至因此被刺殺。

  我甚至不會隨便說,「伊斯蘭或回教世界」的原教旨和極端主義思想,因為對於很多中東地區人民而言,它同樣是外來入侵物。例如2014年昆明火車站遭遇恐襲,與「伊斯蘭國」(IS)誕生並攻打敍利亞幾乎是同步發生。東突組織深度參與了「伊斯蘭國」對敍利亞的入侵行動,並在敍北地區佔據庫爾德族城鎮,殘害當地人民。

  而所謂的「伊斯蘭國」,按照西方媒體報道,是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激化了當地的原教旨與極端思想而形成的恐怖組織。根據這個邏輯,它的根本源頭應該是美國對中東政策的失誤?事實上,原教旨與極端思想的興起已變成一個全球現象,例如在歐美急速膨脹的新納粹和白人至上主義。為甚麼會出現這種趨勢?源頭在哪裏?建議香港的學者們也可以參與研究。

古絲路復活與歐亞通商

 
中國運20大型運輸機向阿富汗運送地震救援物資(電視畫面)


  就地理位置而言,新疆是古代絲路的中樞,交通本就四通八達。就像當年我們深入北疆阿爾泰山,單是喀納斯就和三個鄰國相連接。這裏同樣也是中國與伊斯蘭世界接壤之處,這才是新疆不斷被炒作的真正原因:如果在中國和伊斯蘭世界之間製造障礙,則一帶一路,即現代版絲路的其中一段通道就會受阻,從而壓縮歐亞陸上自由通商的空間。

  去年美軍倉促撤離阿富汗,媒體較多聚焦於拜登外交政策的失當,卻沒有留意一個問題:美軍一夜之間撤走雖然狼狽,但無形之中也把完整的軍火庫留給了塔利班……因此未來一個階段新疆周邊地區穩定的一個重要指標,就是阿富汗局勢的發展。

  限於篇幅問題,我只能簡短地說,塔利班執政後對外展示出了一定程度的開明,而在最近的地震災害中,中國亦成為最快支援阿富汗的國家,中國民間對阿國的交往亦在上升,雙方關係可以說是一步一腳印在往前走。一個大國的政府和人民在面對不同文明時,是窮兵黷武奪人衣食,還是深耕細作待人以禮,是會得出不同造化的。我有一種預期,說不定有一天,阿富汗的女子們也開始用新疆棉做起成衣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讀者專享獨家優惠】火速訂購etnet 28周年呈獻《線條下的香港.沈平鋼筆畫作》!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周一加油站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