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4/06/2023

布林肯的「蘇伊士時刻」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范強

    范強

    范強,資深新聞工作者。90年代任駐英國記者,專職採訪香港政權交接新聞。回港後長年從事國際、兩岸新聞的報道和時事分析。

    政經范局

  美國國務卿下台之後能夠被公眾和媒體記住的寥寥可數,能夠在當代經得起時間洗鍊的似乎也只有基辛格。
 
  基辛格之所以被記住,原因之一是他在美蘇冷戰的尖峰時刻,一招暗渡陳倉秘訪北京,不僅揭開了尼克遜的破冰之旅,更造就了美國不戰而屈人之兵,以和平方式贏得冷戰的勝利;原因之二是他目前以百歲高齡,遭遇美國外交戰略危急存亡之秋,仍頻頻公開喊話,或接受各國媒體採訪,思路之清晰乃其晚輩拜登等人望塵莫及。

 

布林肯訪問沙特修補雙邊關係(美聯社)

 
  然而,過去一年中東局勢的巨變卻似在預告,布林肯有機會成為基辛格之後,最為被世人記住的美國國務卿。相較於其前輩在美國國力走向巔峰之時的馳騁畋獵,布林肯之所以名留史冊,卻更可能是在他的任內,美國迎來了自己的「蘇伊士時刻」。
 
國務院大意失中東
 
  除了同樣是在猶太家庭成長之外,布林肯與基辛格看不到任何共同之處。當基辛格挺著老邁的身軀接受連場新聞採訪時,仍然能流露出鷹一般的眼神,並且常常在談話時下意識地不斷把雙手由左邊擺向右邊,再由右邊擺回來左邊,似乎要向他在華府的晚輩們說明:「我們最有效的戰略一向是,今天拉左邊打右邊,明天拉右邊打左邊……」
 
  相較於半個世紀前合縱連橫的基辛格,布林肯作為美國單極時代成長的華府精英,倒更像是不斷察看鐘錶,期盼會議可以盡快結束以便安享私人時光的「文青」。他在會見外交對手時,也總是顯得雙目遊離,心不在焉,與外交對手的交談往往變成自說自話。
 
  基辛格有關美國需不時平衡權力擺鐘的勸告,顯然並沒有被他在國務院的晚輩聽入耳。以至於在去年一月,當來自阿拉伯、波斯和突厥語系,分屬伊斯蘭教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六個中東國家外長,在一周時間內相繼現身中國無錫時,國務院由上至下都沒有引起足夠警惕。
 
  在此後幾乎大半年時間,白宮和五角大樓忙於應對俄烏戰爭的爆發,以及對中國的極限施壓。而國務院的官僚們就只是沉醉於傾聽其側翼媒體、NGO組織,對「新疆問題」雪片般的報道,寄望於美國單憑這些報道就能產生足夠的阻力,使得中國與伊斯蘭世界正在搭建的新貿易路線,會像古絲路命運般重回到斷裂狀態。

 

秦剛在北京會見沙特及伊朗外長(互聯網)

 
  直至中東六國外長來華一年多後,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外長於3月10日聚首北京,在全球錯愕之中實現了歷史性和解。華府上下顯然對這場北京製造的「外交大災難」毫無防備,而布林肯和他的官僚們居然還沒有醒覺到「新疆牌」並不奏效。於是在上周他訪問沙特之時,華府還同步擴大了對新疆的入口禁令,似乎仍舊寄望這張牌能夠「盡人事」,在中國和伊斯蘭世界之間楔上一枚釘子。
 
誰在做出外交決策?
 
  布林肯領導的國務院,在美國把中俄打成「背靠背」,同時又失去中東控管能力的危急關頭,既顯得後知後覺,又缺乏清晰的謀略。這就使得從本月6日布林肯訪問沙特,至華府官員傳出他將於18日訪問北京的這半個月,正變成他的一場既艱辛又難堪的,「不可承受之輕」的漫遊。
 
  布林肯在訪問沙特時的乏力表現,由此帶出一個必須正視的問題:究竟是他意識不到美國的中東政策正在崩解?還是他其實大權旁落無能為力?
 
  確實,究竟是誰在決定美國的外交政策正成為疑問:拜登總統在舉行記者會時,需要白宮幕僚為他提供附帶記者照片,及具體問題的「紙仔」,他的認知疑雲眾所周知。而在很多關鍵場合,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似乎比布林肯扮演著更為重要的角色。

 

氣球事件導致布林肯年初取消訪華(美聯社)

 
  在普立茲獲獎記者赫什報道的北溪管道被炸內幕中,是由沙利文策劃行動,拜登批准,中情局長伯恩思執行,在小圈子會議中沒有出現布林肯的名字。換言之,如果赫什所言屬實,布林肯甚至並不在拜登最為隱密的決策核心之內。
 
  從更長的時間跨度來看,在歷經後冷戰時期三十多年無節制的單邊主義擴張後,美國的外交政策已經成為白宮、參眾兩院、各種軍工復合體、華爾街財團及附屬智囊、職業官僚、深層政府空前發酵的大缸。各種力量在當中相生相克,變化多端,單憑一位國務卿就可以改寫美國對外戰略的時代,已經成為遙遠的歷史。
 
布林肯需給北京一個說法
 
  布林肯在中東表現的乏力,為其北京之行會達成何種成果提供了參照。華府政出多門,且深層政府勢力龐大,布林肯本欲年初訪華,卻因「氣球事件」而迅速退閃;及至今次再傳訪華,「華府官員」隨即又傳出「中國在古巴設立監聽站」消息,這就使得他的訪華又成問號,而北京亦遲遲未證實布林肯會否到訪。
 
  由於美方官員不斷呼叫要與北京對話,使得近期出現一種樂觀的輿論意見,認為美國對華政策正在軟化。事實上,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是一方面「激烈競爭」;另一方面「不尋求對抗」,既在政治、產業、科技上脫勾斷鏈,鎖死中國的同時,在擴大對華市場、獲取低廉生產成本等領域盡取利益,試圖把中國這隻突破欄柵的「羊」重新圈養到動物農莊之內。

 

拜登需耶倫解決美債問題以刺激選情(美聯社)

 
  中方如果認為美方態度會軟化,是一種樂觀;而美方認為可以圈養中國,也是一種樂觀。擺在眼前的窘況是,白宮終於贏得了債限協議在參眾兩院的過關,但誰來買債?於是耶倫天天嚷著要訪華,而北京顯然更著眼於在政治、產業、科技等領域的封殺中突圍。因此,布林肯為助拜登放水刺激選情,硬著頭皮也要給北京一個說法,耶倫的訪華才有可能成行。
 
  這就是布林肯在傳說中即將於本周訪華的背景。他不來,中美繼續在極限的天空放飛;他來,又能有石破天驚之舉嗎?美國現在沒有了胡蘿蔔,只有大棒子,而且決策過程混亂。還有哪位國務卿能憑曠世之才,為總統鋪墊破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訂閱有賞】訂閱健康好人生YouTube頻道 賞你etnet 30週年珍藏版2024年曆卡 + etnet精美筆記本!► 火速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