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0/05/2023

敘利亞難民成土耳其選舉政治棋子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翠容

    張翠容

    張翠容,資深新聞工作者,亦是著名的女戰地記者,專注國際新聞採訪及評論;曾服務於中西媒體,隻身跑遍中東地區、歐亞及拉丁美洲等地。著作計有《行過烽火大地》、《中東現場》、《拉丁美洲真相之路》、《地中海的春天》和《歐亞現場》等 ;分別獲人權新聞獎及多個好書獎。

    容我世說

    每周更新

  土耳其大選剛落幕,反對派陣營以洪荒之力仍擋不住埃爾多安的連任,有人歡喜有人愁。在外交上,我們可從外國元首對埃爾多安祝賀的先後次序可見一班,俄羅斯總統普京急不及待發出賀詞,北約成員國對埃氏雖有不滿但仍低調祝賀,只希望他能盡快通過瑞典加入北約的申請。不過,對歐盟而言,他們無法不與其眼中的威權總統埃爾多安合作,特別在難民問題上,歐盟曾多番商討如何阻截難民進入歐洲。

 
  事實上,難民問題也是土耳其選民關注的議題之一。大選期間,我適逢其會在現場採訪,留意到無論是埃爾多安陣營或是反對派「民族聯盟」出選的克勒奇達爾奧盧支持者,他們都不約而同表示會解決滞留在土耳其四百多萬的敘利亞難民問題。在目前經濟低迷的情況,土國人們早把矛頭對準這些散居在土耳其不同城市的難民,認為他們是最大的經濟包袱,有必要討好選民的政客們不得不在選舉期間高舉反移民的旗幟,敘利亞難民遂成為政治棋子。

 
  我的一位土耳其自由派朋友奧斯嘉,原本一直希望反對派能終結埃爾多安的政治生涯,但隨著大選展開,她愈對反對派失望。她告訴我,反對派反移民的旗幟愈來愈鮮明,就在投票日前幾天,一份親反對派的報章頭版頭條大標題寫著:土耳其受到難民入侵(Turkey Is Being Invaded By Refugees),看到這個標題,奧斯嘉非常不悅,決定不去投票。

 
  有一土耳其學者告訴我,投給埃爾多安的百分之五十二選票中,不是全部都支持他,而是有選民認為反對陣營「民族聯盟」也不是好東西,該陣營由六黨聯盟,政治光譜之闊,他們之所以走在一起全為踢走埃氏,如能奪取權位,肯定會出現激烈的權鬥,無法把國家治好,因此寧願以穩定為重。

 

(AP)

 
  事實上,有選民的確認為「民族聯盟」是機會主義者,左右搖擺,游離選民則感到倒不如再給埃爾多安一個機會,這可能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而另一主要原因乃是埃氏不斷用宗教信仰,把自己營造成阿拉真神在地上的代表,他就等於國家,如國家未能由他領導即會崩潰等等,令到城市以外的鄉郊保守伊斯蘭教徒真的相信了,不敢出現異心。因此,當埃氏成功連任,有不少支持者上街慶祝,高呼阿拉真神獲勝了。

 
  可是,埃爾多安混亂的經濟政策嚇怕了大城市的年輕人,他們會否對埃氏再多五年任期忍無可忍而走上街頭,爆發動亂?我和一位20歲司機閒談時,他滿有牢騷,說,目前最低工資是每月8000里拉,即400美元,而領這工資的大有人在,根本應付不了火箭般的通脹,單是租金升幅駑人,至少7000里拉,那剩下的1000里拉可幹甚麼呢?

 
  通脹猛於虎,我在土耳其完全感受得到,每天里拉都在貶值,而物價每天則在飆升,喜歡吃肉的土耳其人,有不少因買不起肉食而轉為素食者,實在教人難堪。在這情況下,身處社會邊沿的敘利亞難民更是情何以堪,他們生活原本已很艱難,近年不景的經濟更把他們壓得透不過氣來。

 
  與此同時,面對不同政客們都把他們擺上台,社會對他們的歧視愈來愈高漲,國際社會又早遺忘了他們,有不少年老弱衰的難民選擇回國,但年輕人怕回國後會給各武裝組織包括政府軍方強行徵召,唯有在土耳其見一步行一步。一名在麵包店工作的敘國難民告訴我,外界以為敘利亞已結束戰事,其實只是由大規模變為小規模內戰,為家人安全,他們寧願忍受歧視和剝削,但現在恐怕埃爾多安連任後要兌現競選承諾,會對他們進行有秩序的遣返。

 
  正所謂前無去路,後又有追兵,這是大選對滯留在土耳其的敘國難民殘酷寫照。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城注視!銀行定存比較神器,助你搵到最佳息率!► 立即了解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師傅靈靈法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