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1/02/2022

混合作戰vs顏色革命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鄧飛

    鄧飛

    香港立法會議員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

    飛常談

  上一期談到俄國與烏克蘭之間到底有沒有爆發戰爭,其中提到了一個嶄新的戰爭概念混合作戰(Hybrid Warfare)。不誇張地說,如果沒有關注到混合作戰,那麼對俄烏衝突的評論就基本是搔不著癢處。俄國與烏克蘭並沒有爆發正規軍正面較量的常規戰爭,即使在2014年初的克里米亞危機之時,俄烏兩國也沒有像2008年俄國出兵鎮壓南奧塞梯獨立運動時,與鄰國格魯吉亞大打出手那種戰爭規模。當年俄國出兵對付南奧塞梯和格魯吉亞,可是坦克大砲飛機甚麼都用上,可以說是自1980年代入侵阿富汗和冷戰結束以來,俄國發動的第一次常規戰爭。 

 


(shutterstock圖片)


  但是到了2014年,俄國對付烏克蘭就沒有採取這種常規戰爭的做法了,而是採取了被北約和美國稱之為「混合作戰」的新手段,從此整個西方世界各國軍方和軍事學界都卯足勁來研究俄國「混合作戰」在克里米亞危機的實踐,有關的軍事論文和專業演講多如牛毛,公開研究尚且如此多,何況保密的研究。這種作戰手段的爭論與實踐非常有趣,同時也非常具有參考價值,值得任何對國際政治感興趣的人士深入了解。


吞併克里米亞 迅雷不及掩耳


  首先,俄國在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的行動,雖然被西方國家冠名為「混合作戰首例」,但其實當時俄國根本就沒有使用「混合作戰」這個概念,一如二次世界大戰初期,德國軍隊迅速擊潰了英法和荷蘭比利時軍隊,其速度之快,讓全球震驚,有好事者隨之命名為「閃電戰」,但實際上在德國軍方的軍事術語裡,從來沒有「閃電戰」這個說法,也沒有以此冠名的作戰理論、行動指引和訓練配套,完全是優良的軍事素質加上兩三個極具創意的將領的「先斬後奏」行動,從而累積疊加效果而成就輝煌的戰績,聽上去有點兒「蝦碌」。今天俄國的所謂「混合作戰」一樣如此! 


  在2014年初,當克里姆林宮知道親俄國的烏克蘭總統被議會推翻下台之後,馬上意識到烏克蘭親西方勢力將迅速上台,那麼對俄國的敵意就會轉化為掌權之後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加入歐盟和北約這意味著美國和西歐盟國軍隊大概率會進駐,對烏克蘭東部親俄國省份就會採取敵意的政策,這東部範圍可是遠不止頓巴斯地區兩個謀求歸化俄羅斯的省份,而是幾乎自橫貫烏克蘭全國中央的第聶伯河以東地區,半個烏克蘭都有不同程度的親俄傾向,只不過是越往東,親俄程度越高而已。更為致命的是,如果烏克蘭加入北約,那麼卡住俄國黑海航運和黑海艦隊的克里米亞半島,就會落入北約手中。普京當然不能對此坐視不理,但如果像對待南奧塞梯和格魯吉亞這些小國那樣對付烏克蘭,又著實不妥,一來兩國彼此同族同宗,二來烏克蘭是除俄國之外全歐洲領土面積最大的國家,大規模入侵,談何容易。 


  故此,俄國採取了西方國家歎為觀止的作戰手段


  一,潛伏入侵俄軍迅速空降進入東部烏克蘭和克里米亞境內,入境之後,馬上摘掉所有俄軍的徽章和標記,純粹穿著綠色軍裝,故此被媒體和當地居民成為「小綠人」部隊;


  二,網絡攻擊對烏克蘭軍方和政府的網絡與通訊採取癱瘓攻擊和黑客攻擊手段,使得烏克蘭政府和軍隊上令無法下達,下情無法上達,完全失去對情勢的掌控和對軍隊的有效指揮;


  三,間諜行動潛伏在烏克蘭軍隊高層的俄國間諜,不但沒有把烏克蘭軍隊最高指揮部的應戰命令傳達到克里米亞駐軍指揮部,而且發出了完全相反的假命令命令當地烏克蘭駐軍原地待命,按兵不動。結果,當俄國「小綠人」部隊荷槍實彈殺入烏軍軍營時,烏軍上上下下束手就擒!


  四,政治操作俄國針對在克里米亞的俄裔社群,實施了非常廣泛而有效的網絡宣傳和政治煽動,鼓動這些人出來反對烏克蘭中央政府,更透過這些社群中的親俄政治領袖或者說俄國代理人,發動了大規模的克里米亞全民公投選舉,結果八成以上克里米亞居民投票支持脫離烏克蘭,回歸俄羅斯。


  從處理親俄的烏克蘭總統下台,到成功收復克里米亞半島,俄國軍隊只用了23天的時間,連一個月都不到!整個過程雙方傷亡加起來只死了六個人,其中三名軍人,三名示威的平民,而且死亡原因無關軍事作戰!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同時又兵不血刃! 


  這場由普京親自領導,由俄國軍隊總參謀部指揮協調的克里米亞收復行動,綜合使用了軍事、網絡、媒體、心戰和政治行動等手法,組織嚴密、執行果斷、目標精準,儘管俄軍並沒有把它稱之為「混合作戰」,但發明「混合作戰」理論的美國軍方,已經急不可耐地把它命名為「混合作戰的首例」、「俄式混合作戰」。沒錯,這個所謂的「混合作戰」理論,其實是美國軍方兩個將領在2007年的時候提出的,當時刊登在美國軍方的學術論文上,但並沒有引起過多的關注。但沒想到,幾年過後,居然被俄國軍隊搶先用上了,美軍和西歐盟軍當然有種酸溜溜的心理。 


  北歐的軍事學者並不認為俄軍這次行動有甚麼新意,事實上在冷戰時期,蘇聯已經非常嫻熟地使用這種綜合政治、心戰、外交和軍事手段的入侵方式。例如在50年代對付波蘭和匈牙利,60年代入侵捷克,手法都類似。從俄國方面來說,克里米亞收復行動的操盤手陸軍上將格拉西莫夫Gerasimov,也沒有使用過「混合作戰」這個說法。但是他在20132月,也就是收復克里米亞一年之前,卻發表了一篇看似平淡無奇的論文,叫《科學技術在戰爭規律預測中的作用》,但文章的內容卻是石破天驚!他詳細地闡述了在未來的國際衝突和軍事鬥爭中,如何綜合使用政治、經濟、網絡、外交、心戰和軍事手段,來達成傳統上只能通過軍事作戰才能達成的目標與效果,這不就是活生生的「混合作戰」嗎!只不過是有其實而無其名而已。


組合拳作戰手法 日漸成熟


  更加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格拉西莫夫將軍在文中明確地指出,這種綜合作戰手段,其成功例子,就是美國西方國家針對中東等地區發動的「顏色革命」!尤其提到了自2011年爆發的西方干預的敘利亞內戰。故此,普京和俄國軍方沒有覺得自己開創了「混合作戰」,而只不過是參考總結了西方的「顏色革命」經驗而已,繼而「以彼之道還之於彼身」:俄軍用這種「混合作戰」手法來反擊西方的「顏色革命」,並以此捍衛自己國家的正當利益。 


  今天在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地區,烏克蘭政府軍依舊對當地採取重炮射擊,當地親俄民兵和「小綠人」部隊依然在堅持反擊。烏克蘭認為自己在捍衛國家領土完整,當地親俄社群認為自己要回歸祖國俄羅斯,俄羅斯認為要支持境外俄裔的反抗。烏克蘭認為俄羅斯在對自己採取克里米亞式的混合作戰,俄羅斯則認為烏克蘭在2014年推翻親俄總統和全面「脫俄入歐」,根本就是顏色革命! 


  其實,這種組合拳式的作戰手法,到底叫混合作戰,還是叫顏色革命,還是叫其他甚麼的,都無所謂,關鍵在於,這是一種日漸成熟的新式作戰,足以在較低人命成本和較短時間之內,吞疆滅國、顛覆政權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訂閱有賞】訂閱健康好人生YouTube頻道 賞你etnet 30週年珍藏版2024年曆卡 + etnet精美筆記本!► 火速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影片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