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2017 10:00

《中國透視-白贊寧》「一帶一路」能否滿足中國的雄心壯志?

  《中國透視》中國在5月份舉辦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以促進這項於2013年首次提
出的全球性基礎設施計劃。儘管這項倡議得到許多正面迴響,但由於中國的各項國內和國際項目
需協調優先順序,使得「一帶一路」計劃實施受到影響,迄今為止取得的成果並不大。
  「一帶一路」是連接中國和亞洲、歐洲及非洲眾多國家的基礎設施,包括公路、鐵路、港口
以及發電和燃油管道。這項計劃意在發展亞洲與中東和歐洲的陸上貿易聯繫以及與東南亞和東非
的海上聯繫。這項倡議具有經濟和政治目標,它支援經濟增長和發展(尤其是亞洲和非洲較落後
地區),並促進這些國家與中國之間更為緊密的關係。
  「一帶一路」也在中國的國內政策中發揮作用,它旨在通過提高鄰國對於中國產品的需求,
將過剩工業產能潛力轉移至這些地區,以解決工業產能過剩問題。
  由於「一帶一路」的歷史相對較短,加上它的政治和經濟目標有可能出現分歧,因此難以客
觀地評估這項計劃的成果。
  從貿易的角度來看,自推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貿易的增長有限。與「一帶一路」沿線
國家的雙向貿易從2012年的24﹒8%,上升到2016年的25﹒8%,略低於2014
年時26%的高峰。出口比重已逐步上升,從2012年的24﹒5%升至2016年的
27﹒9%,而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進口已下降。
  此外,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未見大幅增長。在2016年,53個沿線國家
的非金融投資總額下降了2﹒0%,並在2017年初進一步下降(今年前四個月下降了19%
)。這反映自去年中國政府實施更嚴格的管制措施以抑制資本外流後,政府的短期和長期優先事
項之間出現相互競爭。值得注意的是,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成本高且周期長,這意味著若僅與去
年同期比較,這些數據無法提供最準確的「一帶一路」增長情況。
  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並不完全與基礎設施相關。新加坡的基礎設施極為先進和成
熟,但在2016年卻獲得了單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最大規模投資。中國當局近來也已整
頓中國企業在非相關行業的投資,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收購歐洲足球俱樂部。更普遍而言,如果資
金的投資情況不佳,除了可能增加與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相關的主權風險以外,還會增加
與中國本就高企的債務水平相關風險。
  中國的國有企業大量參與了「一帶一路」投資,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資料顯示
,自2013年以來,47家中央政府國有企業參與了沿線國家的約1700個項目。有人擔心
政府壓力會影響國有企業投資無利可圖的項目,從而令中國債務的可持續性和國有企業改革的長
期擔憂升溫。這意味著「一帶一路」除了有備受熱捧的好處以外,亦對中國經濟構成重大風險。
  《金融時報》公布的數據顯示,作為三大國有政策性銀行之一的國家開發銀行是「一帶一路
」投資的最大資金來源,截至2016年底,未償資金額達1100億美元,約佔總額的38%
。四大國有商業銀行已合共借出1500億美元,佔「一帶一路」項目貸款總額的一半以上。令
人驚訝的是,中國成立的跨國開發銀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與旨在支
持「一帶一路」而成立的國有投資基金(絲路基金)所投入的資金相對而言很少,分別僅為20
億美元和40億美元。
  在最近舉辦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習近平主席進一步宣布提供1130億美元資金,
並很可能通過絲路基金、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發放。但在未來數年內,需投放的資金
將高達8萬億美元,中國政府無力自行負擔此巨額,需要其他國家通過「亞投行」提供資金。
  根據目前的數據,與中國政府的宏偉目標相比,「一帶一路」在促進中國的貿易和投資聯繫
方面作用並不巨大。長期挑戰依然存在,需要平衡相互競爭的政治和經濟目標。
  澳洲目前不被視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一,不過作為「亞投行」的簽約國,澳洲與該倡
議有著直接的聯繫。部分人士已呼籲在更大程度上讓澳洲參與這項計劃,包括建議「一帶一路」
能夠對澳洲北部地方的基礎設施和開發項目提供資金支援。
《澳大利亞國民銀行亞洲區高級經濟師 白贊寧》

【補腦必備】老友記可以多喝綠茶

備註: 以上提供的基金資訊,皆為香港之認可基金。
資料提供及版權屬於環富通ET Wealth     (客務熱線︰2880 8678)
產品簡介

【etnet Halloween Bonus賞你】荷里活廣場‧【荷里活「醫」間酒鬼Bar】Cocktail或 Mocktail

【得獎名單】【etnet健康好人生】趙頌茹專訪 即睇即答 賞CANVAS 100%澳洲有機香薰油舒緩套裝

【得獎名單】【DIVA Channel】賞睇《風河谷謀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