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2014-08-28 09:53:33

《國金與投資-曾廣標》另一場「911」恐襲隨時發生?

  地緣政治危機近日對環球股市的影響稍減,俄烏在運送救物資方面保持克制,兩國最高層有和談可能。在伊拉克,極端遜尼派組織「伊斯蘭國」的部隊暫時被擊退,對油田的威脅大減。不過,美歐政府和媒體都不斷傳出警告,謂另一場911式大型恐怖襲擊,有可能在歐美國家發生,理由是近年有數千名歐美青年到敘利亞協助反阿薩德政權的活動,部分被招募加入了「伊斯蘭國」,甚至淪為殺手。

 

  近日在網上公開的美國記者福利被斬首處決的片段,令歐美以至全球震驚,而執行殺人令的是操英國口音的蒙面漢,估計是來自英國的青年。

 

  在逃的「伊斯蘭國」領袖巴格達迪揚言要血洗美國,作為對美國戰機殺害其戰士的大報復。對此,美國高層亦擺出高姿態,謂「伊斯蘭國」這群恐怖份子與過去拉登領導的「基地」,其狂熱程度和攻擊能力,有過之而無不及,是真正的威脅。

 

  不過,由於山長水遠,近年前往敘利亞的美國青年大約只是一、二百人,而他們要成功返回美國犯案的可能性亦不大,特別是國土安全當局已有了戒心和準備;反之,歐洲國家應有好幾千人到了敘利亞,而參加了「伊斯蘭國」武裝的肯定過千,這批人要從敘利亞經過土耳其返回歐洲犯案並不困難,這些人主要是來自英國,但來自法國及德國的亦非少數。因此,若發生另一次大型的恐襲,歐洲出事的機會更大。

 

  首先,我們宜再次重溫美歐政府近年在中東的部署,才能明白為何當初不力阻青年人去敘利亞,而現時卻「腳涷」起來。

 

  小布殊揮軍進入伊拉克推翻薩達姆侯賽因政權之後,並未能扶植親美政客當權。反之,近年由親伊朗的什葉派強硬分子馬利基當總理,他不斷排斥遜尼派和庫爾德族於中央政府之外。庫爾德族基本上安於在伊北的自治區,但本來當權了數10年的遜尼派現時被視為二等公民,就成為了激進遜尼派原教旨組織吸收新血的最好機會。初期,外來的「基地」份子與薩達姆的復興黨舊部合作,但關係破裂;反之,巴格達迪及其長輩自立門戶,表面上雖算是「基地」支派,但實際上有自己的「日程表」,他們希望與遜尼派世俗派別,包括薩達姆的復興黨,結盟在伊拉克另行立國。

 

沙特對伊拉克內戰態度轉變

 

  巴格達迪被西方政界及輿論描繪為神秘人物,但他及其組織近年為何變得財源滾滾,卻說不清楚,有認為是靠綁架外國人索取贖金。然而,在菲律賓的「同門」阿布薩耶夫幫派,從綁架方面撈錢更多,但戰鬥力很弱,只是匪幫,不可能攻城掠地及甚至是立國管治民眾。

 

  其實,若留意沙地阿拉伯對伊拉克內戰的態度轉變,便可猜到實情,當「伊斯蘭國」在伊北攻城掠地之初,沙特的親官方輿論把主要責任歸咎於什葉派馬利基政府。

 

  沙地一向是阿拉伯遜尼派的經濟大國,在區內具有最大影響力,但與薩達姆鬧翻之後,加上沙地一些王族人士亦涉及在背後支持拉登,美國的決策者對沙地已有戒心,新保守主義在中東推動「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時,甚至把沙地王朝亦視為敵人。

 

  奧巴馬上台之後,實行撤退政策,但中東民主運動繼續,各國烽煙四起,反美的利比亞卡達菲政權被推翻了,但親美的埃及穆巴拉克政權亦被推翻了,埃及一度由遜尼派伊斯蘭兄弟會的人馬接管,到了這個田地,美國也不得不和沙特阿拉伯加緊協調。

 

  在沙特財力和政治影響力下,埃及軍隊奪回政權,但在整個中東戰略,沙特首要目標是要打垮什葉派3國聯盟,即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而最薄弱的,是小阿薩德領導的敘利亞獨裁政權。

 

  在這個背境下,「伊斯蘭國」獲得了大量財源,任務之一是進入敘利亞與反對派聯手共同推翻繼承父業的小阿薩德,也是在這個背境下,歐洲大國的政府,根本沒有阻止大批青年國民前往敘利亞參加反獨裁政權之戰。

 

  然而,在敘利亞反對派裏,親西方的不懂打仗,漸變得有名無實,而「伊斯蘭國」卻成功招募了大量新血,雙方最終決裂收場。

 

  奧巴馬在外交和軍事策略上雖然不合格,但當證實小阿薩德政權曾用毒氣對付反對派後,奧巴馬也曾經準備採取大規模空中轟炸行動,但收到匯報之後,發覺可能會出現另一個反美原教旨政權,因此改變計劃,主動向國會尋求動武批准,完全失去了美國總統應有的超級大國領袖風範,而由於要應付中期選舉,兩黨議員都得順應民應,不贊成軍事介入「敘利亞內戰」,歐洲大國例如法國雖然很不滿,但也明白利害關係,知道不是憑一己之力便可解決敘利亞亂局。

 

新戰亂對美國及沙特均有利

 

  於是,小阿薩達生存下來了,至少首都大馬士革十分安全,而這個時候,「伊斯蘭國」最高層得到其他指示,改為揮軍進入伊北攻城掠地,很快便有直逼巴格達之勢。

 

  這場新戰亂其實對美國及沙特均有利,也終於逼使伊朗什葉派教士政權放棄馬利基,改由溫和派合組聯合政府,承認什葉派頂多在伊拉克處於領導地位,而不能一派獨大。

 

  「伊斯蘭國」初期在伊北的軍事行動也有所節制。看來,巴格達迪還是「識做」的,但一個宣傳要建立「大伊斯蘭國」的組織,又怎可能阻止部分軍頭放過被視為「異教徒」的庫爾德人及其他少數民族?當釀成人道主義災難後,美沙均不得變得強硬,沙特的教士們奉令與「伊斯蘭國」劃清界線,而美國也利用空中的絕對優勢逼退「伊斯蘭國」戰士、一些人「退回」敘利亞,之後便發生殺人質慘案及揚言要對美伊報復。

 

  去時容易返時難,英國暫時不准前往敘利亞的國民返國,那怕他們只是做人道教援工作。然而,要完全阻止曾受特訓的「新兵」返回本土,恐怕已不是歐洲政府可以完全阻截的了。此外,中國也擔心一些曾在敘利亞受訓的極端份子,會潛返新疆施襲。

 

  美國所受的直接威脅其實並不大,但由於現時要重手打擊「伊斯蘭國」,必須在宣傳上提升至「另一場911」的層次,以便說服美國民眾支持有限度用兵,空軍和特種部隊已出動,在伊拉克和敘利亞追殺極端份子頭目。

 

  對於「反恐無國界」,處於劣勢的小阿薩德也無任歡迎,中東當權的遜尼派和當權的什葉派實質上暫時休戰,對付共同的敵人「伊斯蘭國」,但這也可能會逼使外來戰士離開,返回本國復仇!發動另一場「911」在全球反恐的形勢下根本已無可能,但若選擇軟目標例如列車或市集之類的地方進行攻擊,若攻擊者具有專業訓練及實戰經驗,根本上防不勝防!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專家陣容
顯示更多
產品簡介

【etnet社創SolN】有種‧成長之和「孩」共處同樂日 – 立即報名

【etnet Bonus】賞屯門市廣場 Hello Kitty精美木製餐具

【etnet Bonus賞你】The East x香港電車聖誕禮物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