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2014-09-04 09:53:54

《國金與投資-曾廣標》烏克蘭能夠以華制俄嗎?

  正當美歐金融市場關注著烏克蘭亂局升溫,歐盟準備在周末宣布進一步制裁俄羅斯之際,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在昨日突然宣布,與普京一再通電話之後,雙方已對在烏克蘭東部停火達成共識,普京稍後證實兩人對如何平息干戈有相同看法,但還要由分離分子與烏政府商討云云,對於事態的轉變,美歐政界都仍有懷疑,擔心是普京緩兵之計。不過,金融市場只爭朝夕,歐股和俄股應聲反彈。

 

  著名的歐洲網上評論刊物「The Globalist」(全球主義者),周二發表了一篇由其東歐事務主篇Alexei Bayer撰寫的評論文章,間接指美歐靠不住,呼籲波羅申科打中國牌,引入中國對俄羅斯展開「反包圍」。不過,就連該文作者也認為,中國公開表態支持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機會不大,但他建議波羅申科可先尋求訪華,為烏克蘭打開新局。

 

  Bayer似乎是天方夜談,然而,他提出的一些論點,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他指出,中國對烏局的官方立場基本上保持中立,屬於勸和格局,沒有全面支持俄羅斯。文章稱,中俄雖然有眾多共同的利益關係,但在領土和擴大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方面,依然是對手。

 

  我認為,中俄兩大國過去有不少恩怨,但由於西方對中俄均不友善,反而令到中俄之間變得友好,習近平和普京建立了良好的私交,在東亞和中亞方面立場顯得一致,而當俄羅斯面對美歐制裁之際,只好進一步加強與中國的經貿合作。

 

  The Globalist是以歐洲為基地很具影響力的評論網站,一向以歐洲的角度看世界問題,在中美角力方面採取較中立的立場。不過,今次此文的發表,給人有欲離間中俄關係的意圖,然而,Bayer主要是站於如何維護烏克蘭獨立和領土原整來作為出發點,欲獻計給波羅申科。

 

普京後發制人奪回克里米亞

 

  作為在俄羅斯出生的東歐問題專家,Bayer看透了美國和歐盟不會為了烏克蘭與普京全面反枱,而西方對俄制裁,對烏克蘭並沒有帶來好處,也未能阻止俄羅斯繼續在軍事上干預烏克蘭,Bayer指出,波羅申夫除了要求美歐增加經濟和軍事援助之外,也要另尋出路,而設法聯華制俄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云。

 

  我想,Bayer由於全面親烏,出現了原則上的缺失,與事情的真相有所距離。首先,俄羅斯之所以有機會吞併克里米亞及繼續干預烏克蘭內政,是美歐方面逼出來的,不能完全歸咎於普京,烏克蘭西部反俄人士發動「顏色革命」,從一開始便得到西方情報機關協助,前總統阿努科維期兩次落台,都是被親西方的街頭造反所推翻,而不是透過正常的民主選舉改朝換代。

 

  烏克蘭親西方的派系第一次上台後,互相傾軋及陷入貪污醜聞,於是,阿努科維奇得以在選舉勝出再次上台,及恢復親俄政策。然而,眼見普京愈來愈不向西方買帳,美歐為了阻止他「威脅」鄰國,於是又在烏克蘭搞「人民力量革命」,再次把阿努科維奇推翻。

 

  美歐政府不是一向推銷民主選舉嗎?但當選舉未能達成目的時,便改用「人民力量」。實際上是發動街頭政變,破壞烏克蘭的民主體制,西烏親西方、東烏親俄,是蘇聯解體後烏克蘭的政治現實,對普京來說,烏克蘭親俄政府被敵對勢力推翻,他必定要採取行動來回應烏東民眾以及俄羅斯國民的訴求。否則,他怎配做一個強人領袖!

 

  普京後發制人,利用公投奪回(吞併)克里米亞,及鼓動烏東民眾爭取自治,實質上是欲與西方「分治」烏克蘭,但對於親西方份子已控制烏克蘭大半江山的歐美領袖們來說,這當然不能接受,於是不理會烏東的抵制,透過在烏西的選舉,選出波羅申科為新總統。

 

  波羅申科是大商家,應懂得做買賣,但他上台後,初時想借美歐力量完全擺脫普京,進軍烏東導致全面內戰。妥協的方案應是讓東烏獲得一定程度的自治,以換取和平和國家統一,但波羅申科初時希望先擊敗分離派叛軍,然而,美歐提供的軍事援助有限,俄方卻不斷輪送人力和武器進入烏東,必要時還派軍越境,令到波羅申夫難以在戰場上取勝。

 

中國政府不想偏幫任何一方

 

  歐盟其實也不想進一步與俄羅斯打貿易戰,因為這只會兩敗俱傷,但在美國政府和歐美輿論的壓力下,默克爾等又不能不與普京進一步交手,俄羅斯在經濟戰是大輸家,但普京在俄羅斯的聲望有增無減;反之,歐洲民眾感到迷忘,而本已復甦乏力歐盟經濟進一步滑落。

 

  Bayer的文章告訴波羅申科,美歐不大可靠,這是有道理的,奧巴馬不會由於烏克蘭而與俄直接軍事對抗,而歐盟對烏克蘭的軍事及經濟緩助也不會很慷慨,但既然如此,波羅申科理應爭取和普京和解,而不是如Bayer建議般找多個靠山。

 

  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和支持烏東武裝分離分子,一向反對干預別國內政和分裂別國領土的北京,不可能公開支持普京的行為,否則,豈非間接令別國有籍口干預新疆西藏、以至香港事務?當然,Bayer也正確地指出,中國在烏克蘭也有很多利益,與波羅申科為友,對華有好處。

 

  在中國內地,輿論對國際問題的看法早已非一律,在烏克蘭亂局上,各大報便常有不同的分析,這也反映出中國政府不想偏幫任何一方。

 

  然而,除非是國際會議,中國政府不可能在俄烏和解之前邀請波羅申科訪華。因而,Bayer的建議也淪為偽命題。

 

  烏克蘭亂局對華在烏的眾多投資有損害,但局勢對中國也間接有利。首先,美國重返亞洲的部署正由於烏克蘭和伊拉克的亂局而受到干擾;此外,莫斯科為爭取北京的支持,在東亞問題的立場上會盡量與北京保持一致。

 

  在經濟上,中俄的生意將做得更多,俄方在邊區對華商要採取友善的態度,而俄羅斯企業家害怕美歐制裁最終會波及他們,不少資金流入香港及兌換為人民幣,一般相信,俄資亦會趁滬港通一顯身手。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專家陣容
顯示更多
產品簡介

【etnet社創SolN】有種‧成長之和「孩」共處同樂日 – 立即報名

【etnet Bonus】賞屯門市廣場 Hello Kitty精美木製餐具

【etnet Bonus賞你】The East x香港電車聖誕禮物包